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新白山黑水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新白山黑水的GGMM照片戏说白山黑水ID含义与您一起分享东北大学的鬼故事.
查看: 1|回复: 0

尘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3-13 01:27: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凌晨一点的时候,她从昏睡中醒来,试图抓住一些实质的东西,却不小心碰掉了床头柜上的台灯,一阵玻璃破碎的声音让她意识清醒。  在深夜里她摸索着墙壁上的开关,冷风从半掩的窗外吹进来,突然间她感到身体失去了温度,像是一朵盛开的花瞬间枯萎下来。打开灯,房间里一片凌乱,书本相册散落一地,还有台灯的玻璃碎屑。眼前的一片狼藉有些吓到她,于是她捏了捏自己的脸颊,因为有痛觉才感知这是一场事实。  她把地上的书本收拾好放回书架,扫走地上的碎屑,然后在客厅里倒了一杯白开水开始坐在电脑前听音乐。虽然此时已是深夜,但她显然难以入睡,这不是失眠,是醒来之后的又一阵狂欢。打开qq开始登录账号,很快的她找到此时还在线的些许人,几经思考她把鼠标的箭头停顿在一个名字上,然后双击左键弹出一个对话框。打出两个字,没睡?  过了很久对方都没有回复,直到她想要关闭窗口的时候,对方打来几个字,睡不着。  怎么了?失恋了?这是她常问的一句话,因为只有寂寞的人才会在这样一个时间点还停留在网上,企图寻找安慰和满足感。  是的,我今天失恋了。  她嘴角扬起笑意,喝了一口水开始敲击键盘,我也是,我也失恋了。  对方没有再做任何回复,直到头像变得灰暗。她关掉对话窗口靠在藤椅上,反复地听着理查德克莱德曼的钢琴曲《爱的纪念》,那是一首十分柔美的轻音乐,十分适合在黑夜里静享。夜晚的风很凉,吹起她凌乱如海藻般浓密的头发,发香弥漫在空气里,她微微闭上双目,开始回想近日发生的一切。  三天前,她还在一家广告公司上班,做着一些悠闲而琐碎的事物。没事的时候会逛逛街看看电影打打游戏来打磨那些无所谓的时光,她从来不缺反物质上的享受,甚至一度用物质来满足精神上的需求。一个过得向来闲散的人,身后必定有一个人,支撑着她所有孤独的生活。的确是这样,她有一个在外企做部门经理的男友,叫乔生。  乔生是个温润的男子,眉目清秀,声音温和,是个典型的邻家大男孩的形象。她认识乔生已经三年了,自见第一面起他们就在一起同居了,但是他们从来没有做过爱。他们像其他普通的情侣一样会在大街上牵手,接吻,但是彼此从来没有过肌肤之亲。直到昨天,乔生站在黑夜里站在她的面前问,澜,你爱我吗?  她没有回答只是沉默,她以为乔生会懂她的沉默。她一向不会说矫情而又烂俗的情话,她是个凉薄之人,生命就像一条无止无息的河流,没有可以停留的驻点。之后他吻了她,在意乱情迷的夜晚他撕扯着她单薄的衣物,令人难以想象一个如此温柔的人竟也有粗鲁的一面。一瞬间,她开始附和着他,但眼泪也随之落了下来。两具温热的身体终究没有缠绕在一起,彼此并没有夺走双方的贞洁,而是留下了一个遗憾。他们的爱开始崩裂,像青春里一个幻灭的梦,只剩下无穷无尽的想象。  澜,我要去美国了,以后不会再回来了。这是乔生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也是她有生以来听过的最残忍的一句话。她一直认为他们的灵魂是交织在一起的白癜风患者如何调整自己的心态才行,彼此不可分离,活在同一个桎梏里,享受双方带来的温暖。  她没有挽留他,那一刻的她无力挽留他,甚至是希望他离开。他是一只飞鸟,有远大的梦想,这里没有他的梦想,她早就知道他会离开,那是迟早的事。黑暗中,乔生抚摸她的脸,望着她深邃的眼睛独自流下眼泪,像一句冷却之后苍白的誓言。他曾深爱着这双眼睛,说世上再无比这更美的星星,然而这双眼却成了他心碎的理由,如一道无法愈合的伤口。他无法确定她爱他,甚至一度怀疑他们在一起的三年是一段荒若你正被地包天困扰定要速速医治废的时光,没有纠缠没有爱也没有恨。也许只要她肯说一句挽留的话,他就会软下心来,转身抱住她亲吻她。可是她始终没有那样做。  乔生离开之后,她像一只翅膀破碎的蝴蝶,重重的跌落在地面。她的世界开始失去重心,因为悲伤疼痛,她把房间里曾与乔生一起看过的书还有那些旧照片狠狠地摔在风雨十载感恩有你 健康关爱真诚回报 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地上。那些过去如一幅幅陈旧的画整齐排列在她的面前,照片里他们迎着风笑着,像许许多多幸福的人宣告着他们的快乐。沉默的夜里,她疲惫的站在落地窗前,在透明玻璃中她看见自己狼狈不堪的样子,凌乱的头发跟破碎的衣物,还有那张苍白如纸的脸。她的爱情是一罐蜂蜜,吃完甜过之后,就只剩下一个罐子,在孤独的绝望中等待有人重新为她倒满蜂蜜,给她黏稠浓密的爱。  此刻是凌晨三点,她关掉电脑里的音乐,从藤椅上爬起来喝完那杯白开水,开始在房间里漫无目的的徘徊。手机收到一条简讯,发出柔和散漫的微光,闪烁在这个黑暗的空间里。她翻开手机看到一个熟悉的名字,不是乔生,而是广告公司的经理陈焕。他邀请她明天一起去看电影,他知道她失恋了。不过她没有回复,继而倒在床上沉沉睡去,直至中午。  一整个下午她都在洗浴室里化妆,化好了又擦掉,反复几次她有些疲倦的靠在大理石墙壁上重重的呼吸。除了乔生,她不愿为任何人花枝招展,如今她会在这里花上一整个下午只为看一场电影,这样的事情令她觉得无比可笑。最终她没有化妆以一张素颜出现在陈焕的面前,神情憔悴目光黯淡。也许这一生,她的美丽只属于乔生一个人,她的爱也只会属于他。若她以后遇上爱的人,也不过是对她曾经的爱的一种亵渎。  在电影院前,陈焕穿着一件白色休闲的外套,手上握着两张电影门票脸上一直浮着淡淡的笑意。她慢慢朝他走过去,看见他的脸对他说,我们进去吧。陈焕望着她目光里满是心疼,他浅握起她的手说,澜,你很憔悴.她比谁都清楚,她此时此刻的模样,就如同患了绝症的病人。  在电影院里,那个黑暗的只有大屏幕上闪烁着光亮的空间里,她的心一下子被揪得疼痛。从前陪她看电影的只有乔生,他会买一大盒爆米花放在她的怀里,会在看恐怖电影的时候蒙住她的眼睛对她说,不要怕,很快就过去了。今天他们看的是一个爱情片,不是她喜欢的类型,所以她开始昏睡,开始想念乔生,情绪出现崩溃流出温热的眼泪。直到电影散场,她被身边的陈焕轻轻推醒,她不好意思地回以微笑。  他们走在回家的路上,陈焕问她,澜,乔生走了是吗?  他走了,今天早上的飞机。  陈焕站到她的前面看着她,眼睛里从未有过的温柔与诚挚,说,澜,跟我在一起吧,让我来照顾你。  她笑而不语,在川流不息的人群中,她随意的指着一个方向说,陈焕,为什么想要跟我在一起,你认为你能照顾好我吗?  相信我,澜,我会比乔生更适合照顾你。他的眼神温柔而坚定,没有丝毫的怀疑跟扑朔迷离。  他送她回家,一路上她都没有说些什么,她习惯了沉默,以为沉默可以代替一切回答。她近而常想乔生是不了解她的,因为他不知道她爱得那么深,深入骨髓伤及五脏六腑,没有他,她的人生该是悲哀的无以为力。身边的这个男人其实也是美好的,同乔生一样温柔英俊,是她的顶头上司可以满足她所有的虚荣心。但是她问自己,夏澜,你该接受这样一个人吗?良久之后她回答自己,我不能接受他,绝对不可以。  陈焕将她送至家门口,她对他说,你回去吧。  难道不想请我进去坐坐吗?他似笑非笑地问。  她打开门想要开灯的时候,陈焕拥抱了她。房间里一片漆黑,除了一只还在闪烁的电源灯外,几乎什么也看不见。这是一个迷离的夜晚,适合释放所有的感情,也适合纵容所有的情欲。陈焕将她紧紧圈住,他靠近她的脸在她的耳边低语,她能感受到他的暧昧呼吸,那一刻她险些沉沦。她用尽力气将他推开了,她靠在墙壁上紧紧抱住身体,开始哭泣。她说,陈焕,我无法接受你,这一生我只爱乔生一个人。  你为什么要把自己弄得这么狼狈呢?你还年轻,可以遇见比乔生更好的人。你可以选择不接受我,但你不能阻止我爱你,想要占有你的心。他轻轻地将她的手放下来,把她的头靠在他的胸口,他抚摸她的后背,似在安慰一个绝望的女子。  花多长的时间去接受一个人,爱上一个人,然后又要花多长的时间去这一切重新开始呢?这是一个无比坎坷的过程,深情如此绵延,然而它找不到可以容纳它的海洋。  乔生已经是她身上的一道伤口,它不会愈合,只会越来越大,越来越痛。也许至死的那一刻,她都不会后悔爱过他。有些东西不是什么人都能给予的,感情也不是用来随便付出的,一旦付出了就再也没有可以收回的机会。即便陈焕能给予她一切,但也给予不了乔生曾带给她的快乐。那天夜里,她主动吻了陈焕,是很激烈的吻,咬破了嘴唇。她也许沦陷在激情里,但始终没有把身体给他,她如此倔强地不给他占有她的机会,只为证明她的爱深刻到这份贞洁只能为乔生保留。  那夜以后,她昏睡了很久,梦见了乔生明媚的笑容还有他身体的香味。她曾经是个任性的女子,挥霍着最美好的年华,她可以不务正业,可以放荡不羁,可以在任何人的生命里流离失所,也可以对任何人暧昧。也许她的生命里缺失的只是一种激情与快感,但她如此渴望安定与平和。她也曾想过要嫁给乔生,给他生一个可爱的孩子,做一个贤妻良母。但是这一句我爱你,她永远也说不出口。仅仅是因为她一度认为乔生是世界上最了解她的人,她不需要说爱他也能知道她爱他,可是她从来没有想过,乔生也是需要甜言蜜语的人。只有这样的语言才能证明她是爱他的。  清晨的一缕光透过玻璃穿射进来,被折射在她的身体上,肌肤变得透白,没有伤口。她睁开朦胧的眼睛,空荡荡的房间里只有她一个人,但是房间依然整洁干净,仿佛还是乔生没有离开的时候。她从床上坐起来打开电脑,桌面是她与乔生在海南旅游的时候拍摄的照片,海面跟天空湛蓝的无法复制,他们靠在一起笑的无比甜蜜。她又开始登录qq,在好友列表里找到一个人,打开对话框问,你在吗?  过了半个小时,对方回复她,在,但我很忙。  忙着恋爱吗?  是的,我又恋爱了。  她不再敲出任何字眼,关闭了窗口,脸上露出心满意足的笑容。她去客厅倒了一杯白开水,放了一片柠檬和几滴蜂蜜,白水变得浑浊起来,柠檬片沉淀在杯底。大约五分钟过后,她一口气喝掉了整整一杯水,手指在鼠标上轻轻按动,她点击了说说,写下一行字。亲爱的,我不是不爱你,而是太爱你,所以始终不敢轻易说出我爱你。如今我只说一句话,就是我真的很爱你。  很久很久之后,从清晨到黄昏,有人评论了她的说说。下面写着这样一句话,如果爱,请深爱。找到他,爱上他,嫁给他,此生再无遗憾。  深夜她独自坐在阳台上望月,看见乔生的脸。她听着理查德克莱德曼的《梦中的婚礼》,渐渐闭上眼睛嘴角露出欣慰的笑容,她睡着的时候手上还握着一张飞往美国洛杉矶的机票,起飞的时间是明天早上九点。  此时,尘寰里,只剩下寂静。         





 (散文编辑:江南风)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东北大学 Neu.com.cn ( 沪ICP备06058577号  

GMT+8, 2019-3-26 18:25 , Processed in 0.370994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