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新白山黑水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新白山黑水的GGMM照片戏说白山黑水ID含义与您一起分享东北大学的鬼故事.
查看: 6|回复: 0

风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3-15 00:21: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亲爱的你,可曾记得我。于想这里墨城有些难语了。每每的夜里总是翻转难入睡眠。可是要熬到天明又将会等着是何?    早明总是要来的,放在心里的话也总是要语出的。这一路走起来是那么的焦躁情续随行里。看着周边的景样,好像美的不大方,但又从这里走向那里的美。是谁在等着我呐。仔细看看,是那熟悉的身影。是洁,真的是你。你那动人的身姿从眼旁慢慢袭卷而来,我的眼很是望醉了。你能否走过来吗?只可轻轻的靠近,随步而移。    洁似乎已有知晓,慢慢的转给以铺满甜意的美脸缓缓的对着墨城。看你走过来,是不是很想牵我的手。于是,小手乖乖露袖而为。就这样的等着。墨城又靠近了,又上步朝心动的方向来走。洁只是羞羞的低头望着这个已经熟悉三年的身影。难道长久等待只是这么点么?有没有尽头的分享。    看着墨城伸出了有些大硬的关节骨肉。这就是第一次想牵我了吧。洁只是露了露微微的笑靥。就是很从容的望了望这熟识的眼神。直溜溜的盯着。看上去眼神还是那般的温柔,不能忘记。剩下只是牵我的手了。    墨城看到这双美手再熟悉不过了。今天第一次的机会索得。真可谓难以忘怀的不能忘怀。只感到这手的热度就像温暖的电宝宝那么亲切。我真的可以牵你小手吗?我试着靠近你,让你随我舞动。于是我把我的硬梆梆的骨节手和你相碰,看看能不能擦出火花。就这样,这双大骨节的男相之手开始接触兰州白癜风医院在哪里洁了。    洁似乎很期待了。没有看上去。只是红羞般的低头只望脚下的松叶林。想着那期盼许久的许久,就仿佛今日是个盛大的日子。是和有些心动的人初手之接吧。    手有些慢,可是还有些很紧张的向前移。快了,就快了。一触红心,感受到的是冰火相融。怎么墨城的手这么冰冷。洁心里有些失望,想收回自己的那双受惊了飞鸟。可是墨城就是不放。而后就投来有些窘像的表情,似乎在潜台词别拒绝使命常记于心·责任常伴于行我。也许多握着这只冷手会以你的温度让他解放下。走吧。我们逛逛。这不随意的表达,算是今日的手牵之记念吧。洁有点淡意的感受着手的温度渐渐上升,看来墨城并不是眼中的不为用,是可以改观的。好的,我们就从牵手开始。接下来又怎能样呢?洁睁着大美的瞳子望着墨城。墨城没有直视她,只是有些撒开的望着脚下的松叶林。这里松叶林好美哟。有些淡淡的怀旧看着脚下落下的片片叶子。这些绿色新活力的植物挺赏心悦目贯穿着校园的大正路。不知何时落下这么多的叶子。也许一会清扫员又会把这里干无般的变化好。那样的话有点破坏这里此情此景。这里挺需要的呵护了,真不想人为的打搅免了这里。    当我们走到一颗大松树旁。墨城心里来潮提议,要我们环抱这颗大树。洁只是问为什么。墨城的回答很轻松。答案只是我想抱抱你。不会呐吧。这墨兄居然有这样的想法,我洁可是不好接受。不过墨城又打紧告诉洁。答案是不用害怕,还有这颗绿祥祝福我们呢。我俩抱抱它以期得到一个吉相。什么吉相呢?答案是我暂时不能告诉你。洁不想再纠问下去。就往树的另一旁围抱起来。看着这番景象。墨城有些想笑了,没想到洁抱大树的傻样这么可爱。然后离开了,径直走向小坐区。    洁看到自己被晾着,心里有些恼火。心里直怪墨城只是想看自己的丑样。什么也不说。不过他手的温度还是有的。我俩其实都抱了这颗树了。只不过有点像影飞单只,缺的不是女主角。缺的是一个不怕灾难的英雄。墨城算得上英雄么。可是我不知,我需要好好观察你。于是随眼望去他的背影。他走的不快,似乎是在想等我。你那有些落末的后背,我看过好多次了。为什么熟悉的让人只感觉在回忆里才会有。真实的生活里总是想不起。这明明就是感伤吧。忽然一片松叶掉了下来。看上叶人仿佛都在慢慢消失,不一会儿只剩空荡荡的世界。而我的男主角又走向新世界。这算不算花心?也不专一停留一处。我算不算运气不好。我会难过吗?未来的未来。    小坐区的校友纷纷踏来,而墨城坐的那里旁边正好无人。这看上去是在等我,今天牵手真不过瘾,难道要我陪他坐坐么?想上去真有点便宜你了。洁没有轻易上前,只是在一旁的看着。可是眼前的他只是好像在等她。因为他没怎么动,只是静静的等待。等的人应该是我。看着小坐区的风景,这里好似安静,好似一个让人静心下来的圣地。好吧,好吧。就让我在这个圣地里陪着你,听着你想要内心的话语。别一会我们又失散了。洁看着那空着的地方,似乎今天是专为自己准备的。而且这个位坐自己可从未坐过。也许这里太舒服了。自己下课后总想坐一会。可是没有机会。看着已被别人占领一位的地方。洁不想去打扰。因为她想一个人的坐坐。今天有得了白癜风的特征是什么机会了,而是和自己算不上老相好又有些感觉的人在一起。这感觉是挺怪味的。难道我们要在进一步再叙叙旧,已好拉近距离?    洁靠近那个位坐,看到墨城只是不看自己,仿佛在等着什么。洁慢慢的坐着那个空位。这下两个有点感觉的人终于在此一处了。洁只想听听墨城是否有话讲,说点开心的,最好能说点半真半假暧昧话语。我只想听这些。想听听这些是不是有些哄我的甜言蜜语,他墨城会说吗?会不会?会是场误会吧。但愿有个幸福的感觉。因为我对你很有感觉的。只是没机会桶破这层有些说不出的窗户纸。会不会呢?    靠近的温度能拉近彼此的距离,虽然我坐在你的身旁,虽然我已熟悉你快三年了,可是还是感到对你的陌生,对你不太知道。你能不能多和我说说话。虽然在网上的聊天我们仿佛已经很有激情了,可是现实中的我们却像心跳的小鹿乱撞。久久不能平息。    墨城忽然转头面向洁。用一双温柔的眼睛望着洁。洁也好奇回望着他。难道墨城要说什么吗?这时墨城终于鼓起勇气说了一句:不管发生什么,你都要一直等着我。    对于这突如其来的话语,洁有些不解。我真有点不懂,墨城的此话有什么含义。要我等?等什么嘛。难道是爱情长跑吗?疑问挂着脑海,说不完的出不去。只有长长的问号打动着自己的心旁。就在这样的思虑中。来了一个180度的大转弯。原来墨城已经是别人的心上人了。我的心上人,让你久等了吧。看着这牛仔大长腿,还有淡蓝色的外套。青春洋溢着的性感。都从陆媛的脸上的身体上的妖娆凸露出来。仿佛这句话能穿越千年。可是却是伤我很深的一句话。不!在此刻是最深的伤话。    墨城突然站起来,淡淡说:走吧。随后二人就慢慢从洁的眼里渐渐模糊。他俩怎么好上了?可是墨城已说过今天要牵我的手的。这画面太要人的命。洁又看到陆媛挽着墨城的手,而且小鸟依人般的靠在他的身旁,说着很开心的话吧。这画面真是杀我的心。我不看,我不看。你是负心汉,你是大混蛋。可是说这些又有什么呢。世界仿佛塌下来似的压着我的全身,把我扁的粉碎。粉碎吧,就让我的灵魂重新寻找新的爱,让我远离这里,远离这个不忠的世界。我的世界不允许你再次踏入!我不允许。。。洁低着头,有一丝泪光在眼里泛滥。看起来想抹掉这里的一切。    不知时间过了多久,当墨城再次回到小坐区时,洁已不在了。看到这里墨城有些心大受伤的感觉,一下子蹲下地手直抓自己的头发。我该怎么处理今天的情路。仿佛这条路好长好长可是对于突然杀出的陆媛我真是不知如何妥当,难道要伤害她吗?这个实在是个压轴题。我很难解答。此时上课的铃声已经响起。墨城感觉跟陆媛待着会这么长么。这么快就要上课了。和她在一起,她说的每句话都没有进入自己的脑海。我很想回忆出她说了什么。看她说得挺开心,真是不能煞煞她的风景。墨城是最晚来到教室的,感觉这里的两个女人如同猛兽一样难以说明。对谁怎么对实难作主。    这课实在难以入耳,洁死死的盯着墨城,想看看他走桃花运的享受状。可是等来却是一直的低着头,无语的看着课本。这让洁有些意外。这小子还挺会装的。遇到两个美女心里肯定七上八下了。说不定一会就陶醉在他的二人的世界。洁很不服气又看了看陆媛。她那得意的笑脸真是动人啊,今天的她如同开了花的仙人掌可喜可贺。不过这掌却是刺中的人却是我。后来看去,陆媛还拿出镜子显摆呢。看着这些洁十分的恶心。不比吃饭遇到菜里的蟑螂如此难受惊惧。    墨城又从怀里掏出那份表白之书。上面的文字是那么熟识而又难以消化掉:  你还好吗,还知道是谁一直默默的每天怀着你的想念。  是我,是我。我难以控制自己的跳动心脏,  只要看到你思考着你,就一天难过还有幸福。  你的出现就是把我彻底融化的力量。  我混沌的身体停止不了对你的靠近。  让我触摸你,靠着你,吻你。  只要这样我就不枉这一生。  只为了得到你,得到我的真心所爱。  看完这不太长的表白,墨城有些说不出的无奈感。没想到是陆媛来争取我,如果是洁,那才是我想要的。可是洁看起来傻傻的,笨笨的。可是我就爱着这样又傻又笨的洁。    杰似乎也看到墨城在对一纸文章发着呆。难道这是陆媛给他的情书吗?这个墨城可从没于我写过什么情书。他一点也不浪漫,而我只是在手机里与他互传爱意,不过都是不显山露水的文字,最好留给我们的是有空间的余地。对于眼前这封飞歌传情,我洁怎么也没想到。看来陆媛是否知道我也对墨城有好感怎么会选在今天传情说爱。    下课铃又响起的熟悉。洁只是坐在自己的位上想看看这对已相好的两人。她看到墨城又和陆媛出去了。而且陆媛还是那般妩媚的挽着墨城。这画面真想早点删除。一想到这,有了打算下午不上课的念想。今天我要好好的静一下。一个人静静。    最后一堂课是很难熬的。不过已无心念在课上洁只顾看着墨城。这时看到的墨城好像平静了好多,没有低低的发呆,而是能进入听课的状态。这?难道他们已经谈好了。而我是什么,是墨城的备胎吗?洁有些伤心的垂在课桌上。心里的不平衡即时天秤座的公平称量也难以平复此时的心情,想着想着,又有泪光将会泛滥。洁收了下眼睛突然回头看了看陆媛的位子。可是她不在。人不在?这又说明什么?难道她开心得已经准备好今晚的约会吗?这会说不定在装扮自己呢。洁难受的只想睡觉。用这难受孤苦的睡相在他二人里慢慢出走。    等墨城来到洁的桌旁,看了看有些睡不起的洁说道:醒醒,跟我走。洁一听到此时已是仇人的声音。一下来了精神打破睡意。只放下一句滚开!就快速背上书包离开此地。这里我不想来。可是墨城却不意外,快速的跟了出来。就到楼梯口,拉了洁的手。    洁也烦得想杀人,你个破墨城是想给我个解释吧。我不需要,滚滚滚。可是墨城始终拉着洁的手臂。然后默默的看着洁,似乎有什么话要说。洁实在受够了。实在受不了,好啊。吃我一巴掌吧。骗子!这巴掌下的去很重的手。不比拳击手的致命拳差。受了这巴掌你应该清楚了吧,从此我和你没有什么,一刀两断。你永远不要在我眼里转。洁准备溜掉了。可是墨城开口了:我爱的人是你,陆媛永远和我没戏。    这句话看起来有些意外又有些俗套。不过俗套的话就能把女主人公圈住。洁有些不知所措。她又在回忆今天的种种似乎能想到墨城这句话的力量。你爱的人是我?爱的人是我?这句话是这几年来的完美结果吗?看来事情又360度的大转弯了。为什么这么说?洁有些吃惊和下意识的问道。墨城有点靠近洁道:我们出去聊聊吧。    这时墨城没再拉洁的手,而是并排和洁走着。今天的冷风真是让人爽啊。原本有些世界末日的洁现在有些说不出好起来的心。墨城只是和自己走着。看着眼前的太熟识的场景。洁不知这一并走将会去哪。不会是想找个地方和我坐坐然后请我吃点东西吧。不过那句我爱的人是你。这句话在不断的在自己的身体里升腾,仿佛彻底的击毁陆媛的第一句话。洁有些微醉,开始不相信事情的会出现这样的动人回转。自己有些不自然却又很舒心的进入这个前期小心跳,中期小暧昧,后期大崩溃,次后期大惊叹的世事。    你喜欢吃棉花糖吗?墨城望着洁说。棉花糖?这可是好遥远的传说了。至少有十年没吃过了。走吧,我带你去。洁有些很意外的跟着墨城来到一个只看过没去过的后门处。这里?我一直想进去看看。可是从来没有勇气实现它。今天带我来这里真有些出乎人意。    等来到一块有些敞亮的地方,就看见不少的校生们围着一个老头的生意车观望着。快来买咯,好吃的棉花糖咯。要排队,老头的生意真好。老头的一边忙着做着棉花糖。一边用手摇着手里的铜铃。这铃声还是第一次听起。而墨城已经熟闻很多次了。    好听吗?这铃声?墨城很在意的问道。  我只想尝尝棉花糖的味道。洁有些狡黠的回答。然后又有些按捺不住的问:为什么对我说那句话。  墨城直直看着洁柔情的说道:这铃声如同的风里的精灵,我一直想找个机会对你表白,今天正好说了。    是么?风的铃声,风声。。。          





 (散文编辑:可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东北大学 Neu.com.cn ( 沪ICP备06058577号  

GMT+8, 2019-3-26 06:10 , Processed in 0.057683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