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新白山黑水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新白山黑水的GGMM照片戏说白山黑水ID含义与您一起分享东北大学的鬼故事.
查看: 1|回复: 0

-b-秋千--b-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11 00:47: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导读】喜欢在黄昏的时候,出去走走,他牵着她,小步小步细碎地踏,可爱的粉红色拖鞋一下一下发出区别于沉默的声响,她走在前面,偶尔回头冲他笑,他也笑,两人成她一只手臂长度的距离。  秋的天,像一块灰色的巧克力,悬在空中化不开,浓浓淡淡,伸手,摘一点放进嘴里,有丝丝苦涩的甘甜。  秋,他便认识了她,毫无前兆的邂逅,漫步在校园夕阳渐逝黄昏的尽头。  天边,残留微红的的晕,染了一些她的脸。很简单,就觉得好看,便让自己的目光停留在她身上久久移动不开,似被残酷钉上十字架的耶稣,想逃离,又是欲罢不能。久久的,她竟也就有了心动的感觉,两人一见如故,不是老掉牙的一见钟情,而是有所可能的心有灵犀,形似前世今生的约定,上辈子就说好,如果有轮回,两人还相亲。  叶,开始黄枯,一片一片飘飞拼凑成深秋萧索枯寂的荒凉,他在她的楼下等她,抬头望,记得她似乎说过,她住在七楼或顶层。  左面一棵不知是不是黄桷树,在寒冷的秋风里破败地摇,幽幽,似初春江水碧波荡漾着到不了该有的尽头。  天,略带一些微微的蓝,有一点透亮水晶的浪漫,反映柔弱太阳的光,成地上一纹一纹的晕,掉了些在他的鞋上,他若有所思地抬了抬右腿,毫无任何重量可言。她叫他,打断他的思路,问他在想什么。他回答,想你!  思念很简单,一思一念,来回往复流转,便成心头爱恋,从此不再害怕孤单寂寞,总想一个人的时候,对方能生出天使洁白的羽翼,瞬间飞来自己的身边,然后,互相捧着对方的脸,让冬日的严寒不再肆无忌惮。  陈旧的街,却不因古老而俗气,街边的老树,见证了太多摇坠的落叶。而今,身下已是铺了一地的黄枯,她顽皮地伸出白色的鞋,轻轻去踩那些凋落的叶,干枯的树枝发出筋骨尽断痛苦的呻吟。他感叹,要是下一场雨就好了,她瞪大双眼疑惑地望着他。他笑,雨的湿润可以缓解那些地上枯枝败叶致命的干枯。她伸出右手,轻轻而又善意地拍打他的半边脸,笑,都老大不小了,还跟个孩子似的!  空中又落了一叶一叶的黄,一叶一叶的黄,在秋的枯寂里无声无息地落寞。  车来了,鸣了喇叭,他握紧她的手,把她朝里拉了一些。  忽然开玩笑,说他大胆,仅是缘悭一面,便于现在拥有了她。他回答,幸福要靠自己争取。很认真的目光,尽数落到她的身上,成承诺的重量,压住了她担心的门房。  爱,本该自在,怕失去而将双手合扣的紧握,只会生束缚的疼,而相信的信任,自是一种力量,即便再遥远,也不相忘。  她双手用力吊住他的手臂,让他觉得他的空虚下沉得彻底,最终全部逝去,只剩沉淀过后盈盈充实的幸福,就算有冷风,也带怀抱温暖。  空气里扬起一些灰色烟尘,迷离了他远去的视线,看不清那边起伏连绵的山,只依稀模糊地记得,那山上有许多形形色色的树,还有灰黄灰黄的土。他弯腰,替她掸去裤脚上的尘,她说谢谢,用的是开玩笑的口吻。他用奇怪的眼光看她,都一家人了,还这么见外?她脸上顿泛起微微的红晕。  昏黄灯光更添夜里不知所措的凄惶,还有很多人,许多大学生,沿着热闹的街,逛,各自发挥自己心头目标的欲望。他在一个烧烤摊前停了下来,为她点了几串新鲜的羊肉,又麻又辣的味道,让她脸上起薄暮蒸融的汗。他用纸巾替她拭去额上近似于油腻的湿润,她就停了下来,奇怪,问,问他为什么不吃,他说他不饿,然后改口,说自己想趁现在多看她几眼,她便笑了,笨!说完,她忽然生担心的发现,忙又问他,是不是有了什么想法?他轻轻敲她的头,傻丫头,还怕我会甩了你?  她不自觉地环顾,瞬间意识到,她和他只不过是许多寻常情侣中普通的一对。然后,她拉着他的手,要他答应,以后一定要给她不一样的生活。他抬头,指了天边一颗明亮的星,认真地保证,你要,我也会给你。她便放心地笑了。  与其说爱情让人变得愚笨,还不如说是她让人回归单纯的天真,明知不可能,也会善意地执着地相信会有奇迹的发生,从此便有了一个等待的秘密,悄悄打包进心底,除了他,谁也不告诉,包括自己。  她摇白癫风饮食要注意什么头,他还是给他倒了一杯,一杯小小的啤酒,杯内泡沫满溢水银灯光的昏黄,他起自己手中满满的一杯,笑,老婆大人,如此良宵,何不陪夫君我共醉?她伸手,挡他举起的酒,坚持自己从不沾酒的坚持。他又是一杯落寞的孤单,流进深深的心底,发酵成苦涩的寂寞。  接连几杯,他便醉了,满眼世界都是晃荡的迷离,冲他毫无保留地袭来,排山倒海的眩晕。他很镇定,因为知道,身边有她的存在,他便醉得很放心。  其实就想,让酒精麻痹现实的神经,然后,说那些平时不敢说的话,红烛光下,罗帷帐内,相拥入怀,共诉衷肠,即便寒冬,也能清风月夜花香。  无声无息的灯光旋落下来,穿透胸无城府的玻璃杯,在桌上起了一层一层的光圈,任路过的风吹不散。他恍然间一下看到她的脸,是等了太久有些习惯的不耐烦,于是,他起身,极力保持自己把握的镇定。一不小心,他便倒了,她忙扶他起来。临走,他伸手,喝了先前他倒给她的那杯酒,爱情的洒脱,不分彼此你我。  看韩剧,漆黑的电影院,让人们不好意思的幸福显得很安全。  她将头靠在他结实的肩上,一头信任的重量。电影里,男主人公伸手为女主人公摇秋千,深秋的叶,黄得一阵一阵从头顶大把大把地旋落,于半个月,挽救天使宝贝的笑容!空中柔腻地碰撞着女主人公的脸。秋千一起一落,摇出亲密无间的弧线,背后的天,微紫微蓝。  她心头突然一阵涌动,附在他耳边轻轻对他说,她要他有天也要带她去荡秋千,最好是在有森林的童话里。  黑暗中,他看到光束照亮她那双渴望的眼,他说只要她想要,他就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她便笑了,很简单的甜蜜幸福释然,在这辽远无边的草原上,尽情释放。天边远去成一条单纯的地平线,那个她的世界,被他信手深深勾了一笔,从此留下不可复原记忆,偶尔想起,简单微笑得歇斯底里。  屏幕里的秋千还在一晃一荡地摇,一起一落,撞破秋的寂寞,笑声在枯寂的树林里左左右右来来回回,牵惹出万千幸福回味。  喜欢在黄昏的时候,出去走走,他牵着她,小步小步细碎地踏,可爱的粉红色拖鞋一下一下发出区别于沉默的声响,她走在前面,偶尔回头冲他笑,他也笑,两人成她一只手臂长度的距离。他于后面看路过的风扬起她一头红色直发的顺柔,暗惹忧愁。  她问他怎么了,他摇头,说,没什么,她坚持要他说,他便把她拉了过来,双手合她纤细的腰。他望着那面那有些泛红的天边,对她说,真的希望时间可以停留在这一瞬间。她笑,这么老土的台词!完了,补充,说他贪婪。他不语,左脸贴她右脸,认真享受每一秒时间在两人身贵州最好白癜风医院咨询边悄无声息的流转。  爱情,无所谓新老陈旧,想爱去爱,就已足够。  忽然间担心,她对他说,如果当时她遇到的不是他,那她是不是没有权利拥有现在的一切?拟或,这一切的一切会由别人来做对她的代替?他说,相识是缘,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然后,她庆幸,便得胜似地笑了。  黄昏的光,将他和她的影于地上拉成两带黑色的长。他和她的笑声轻轻漂浮流泻到云端的天上,红霞一任泻下来,暖意融融,惠风布暖,拂起洋槐树叶一起一落一点。  她好奇地问他,何时洋槐花开?他说,他最喜欢洋槐花,一串一串芬芳的洁白,浅而不淡,浓而不腻,摘一瓣放进嘴里,舌尖有丝丝游走的甘甜。她撅起嘴,有些撒娇的怀疑。他说,待到六月花开,他会为她伸手去摘,她笑着说,一言为定!  雨,就下了起来,江南的雨,不大,但很稠密,似缠绵慵倦睡意,漫天雾失楼台,三月杏花,开在淫雨霏霏江南雨下的天,杏花洁白如雪,却不带透骨冰寒。  他穿一身白装,打着伞在场等她。很显眼的搭配,让她一下就在无关的人群里认出了他。她笑着冲他跑过来,刚要开口,就被他用手按住未张开的唇,有微微香湿的黏稠。他说他不冷,却是害怕白色的冬,到处都是一片死寂沉默,连空气也被冻得不能呼吸。  她知道他多愁善感,所以才分外珍惜对他的喜欢,他的忧郁,自成一种区别于大众的气质。她喜欢看他的忧郁,以及他那些忧郁的文字,其中有一句话,她有着极深的印象。他曾对她说,希望,有一种力量,能够化解世上所有的忧伤。她知道,他想过得快乐,所以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她尽量笑。  快乐总是区别于痛苦,开开心心也是一天,哪怕是强装笑脸,也能好过一点,一个人笑,总比两个人哭要好,而有时,人活在这世上,本就分不清真假伪善,所以,只能求过得开心一些,让自己和他人。  江南的雨,淅淅沥沥,像多愁的少女哭个不停不息。末了,双眼通红,伫立窗边,独倚阑干。  她在雨中送他,小小的火车站台,承载不了太多苦恨离愁的重量。  他和她在伞下拥抱,他用手为她梳理那些被雨凌乱了的发。她小心地藏着泪,对他说,到了那边,好好照顾自己。说完,忽然间心跳地担心,会不会一如太多的电视连续剧,分离不再相遇是早已注定的结局?  他问她怎么了?她才意识到是自己抱他得太紧,不想放手,却又不能做永远的逗留,终要走,还不如现在大方一点,给他一些舒缓的空间。  车来了,老式火车,车头的浓烟滚滚被飘飞的雨丝摇拽得一弯一弯,凄迷稀薄。  他上车,递给她伞,她不要,他坚持。车厢里淋不到雨,而她,还有那返回的归程,一推一脱间,雨伞便失去了遮风避雨的全部意义。  雨水,湿了她的发线,渗透出一滴一滴的汇聚,分不清她脸上哪些是泪。  火车开动,他透过车窗看她,模糊的身影,依稀地褪去,渐渐消失成许多普通人影中普通的一点,最后不见。她自言自语,他今天一身白装,与白马有着一样的颜色,却不是自己的王子。  秋千,摇荡在深秋的天,黄枯的树林里,她笑着对他说,还记得曾经有一个人,对她许诺过摇晃的誓言。[责任编辑:可儿]         





 (散文编辑:江南风)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东北大学 Neu.com.cn ( 沪ICP备06058577号  

GMT+8, 2019-1-20 04:35 , Processed in 0.056415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