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新白山黑水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新白山黑水的GGMM照片戏说白山黑水ID含义与您一起分享东北大学的鬼故事.
查看: 4|回复: 0

[出售] 我的同学____班长彭毅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27 18:38: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的同学____班长彭毅
  

  我的同学____班长彭毅

  ——平凡

  

  

  初中临毕业的一个晚上,全年级开大会。芸芸众生的我们,一人一只小板凳,听袁校长讲话。那话听起来真是要人的命,又臭、又长。终于,袁校长的话讲完了。那天晚上又有一批新团员宣誓,台上邓继新书记(或者是其他人,我不记得了)宣布新团员名单,台下是鸦雀无声。当念到一个人的名字的时候,我们四排,也许还有其它排有许多同学,都将脸扭向了二排的一个人,有同学说:“就是他。”我顺着同学们的眼光看过去;一个漂亮的男孩子(当时也就十五岁)双手抱在胸前,在小板凳上腰枝笔直,虽很稚嫩,但隐约已显出将帅风骨。他两眼紧盯着台上,像小大人般模样。但几百人的眼光看向他时,他的身子微微动了动,稍稍忸怩了一下,但瞬间腰枝又笔直了起来,脸上也微微泛起了些须潮红,眼光朝我坐的方向稍稍一瞥,也就是一瞥,随即又炯炯有神的盯向了台上。一副坦荡荡的模样。但我以为他是高兴和荣耀的。(这位同学在他的一生还会有更多的荣耀,但我以为这一次他是感觉到了众人赞赏的幸福和快感的)我记住了他,但我不知道他是谁。

  我和彭毅同学认识是在高中。严格说来,是在沈全国治白癜风最好医院老师宣布班干部名单的时候认识的彭毅。班长:彭毅。“班长”,这是一个将终生与彭毅捆在一起的职务。(彭毅同学,你可不要嫌职务低哟。这可是一种荣誉。就好比荣誉市民。同学们称老班长,是永远透着一种亲切和尊重的。)

  彭毅,这是一个让我很是尊重的名字。三十年前,我们都还是孩子。在我青少年时期,我认识过无数优秀的男孩子,但如此优秀的男孩子我还真是第一次遇到。他成熟、庄重,少年老成(用在这里绝对是个褒义词。请原谅我的词汇贫乏,该如何说,请辞海——彭毅同学自己更正)。彭毅同学的优秀,不是那种张狂的优秀,他似那远方群山薄薄的雾霭中,轻盈飘升,隐显的那种优秀。在他的身上有一种高尚而大气的人格魅力,并且这种人格魅力,于不经意中,影响着周围的同学,影响着整个高二(2)班这个优秀的集体。这个优秀集体与彭毅同学的优秀是不可分割的。(当然还有团支部书记邓亚非同学的另一种优秀,以及其他班干部的别类优秀,在此处我不作探究,另文讲述。

  有这样优秀的班长——彭毅同学,我这坏学生当然也再不敢怎么坏下去。向优秀靠拢,向好同学学习,与好孩子在一起玩。(这是妈妈经常教导我们,我等之辈又这样教育下一代)于是想和彭毅同学做朋友的想法就深缠在了脑海里,也付之于行动中。高一上学期,我与好孩子、好干部彭毅、张健强、方黎华成了好朋友,我们放学之后经常在一起交谈,谈很多内容,以学习为主,兼顾其它,其中彭毅、张健强同学读小说较多,于是他们也讲得多,我在与他们的交往中,吸收了很多的知识,同时也促使我从孩童心态慢慢向青年时代靠拢。我那时觉得,校园的天是蓝的,共青湖的水是清的,脸上的笑容是灿烂的,心情是愉悦的。在与彭毅同学的交往中,我从坏学生慢慢地在向好的方面转化。(坏人也不是天生的。人之初,性本善嘛)我在与他们的交往中,没有感到歧视和轻蔑,我高兴,我也阳光了一回。也正如彭毅同学在一篇文章中说的一样:我们在文学沙龙中荡漾。

  我飘啊!

  如果我们的友谊持续下去,也许我的人生会是另一种样子。

  在这里我要说一个原来我一辈子都不准备述说的话题。此刻我很犹豫,我徘徊,说不说呢?已经年近五十岁的我,真是有些犹疑。我真不想搅坏这种气氛。但是我在检讨中说过,我要说真话,还是说吧。

  后来我和彭毅同学慢慢疏远了,起因很简单:有几个晚上,我、彭毅、张健强、方黎华,(三个班干部加我)我们四人在一起打。这件事情不知怎么被沈老师知道了,一天数学课后,沈老师佝着腰,轻轻地走到了我的跟前,问我:你们晚上是不是在打?我以为没什么,课后嘛。我说:是的。沈老师又问:都有谁?我说有谁、谁、谁。沈老师说:好,你好好学习。然后轻轻地转身离开了。当天的课间前后吧,记不清了。我们从一楼往三楼去,沈老师叫住了一个班干部,对她说:你去叫彭毅同学到我办公室来一下。这个同学也许知道了什么,不愿去。这时沈老师看见了我,说:你叫彭毅到我办公室去一下。我什么也没想,就去叫了彭毅同学。班主任要我去叫班长,这对我是一种荣誉,而正是这种荣誉感产生后来发生的一些误会。(是误会吗?)其他三位同学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批评,而我却没有。也许沈老师觉得我不值得批评吧,他们都是干部,我什么也不是,又是课外。我也认为这没有什么不对的。于是......于是......我,被猜疑。当时我觉得委屈。现在想起来,可能是我骨子里就有一种坏的基因。我所认为好的,而别人恰恰就认为是坏的,我认为无所谓的,而别人恰恰就认为是坏得彻底。是我影响了同学们,同学们怪我是应该的。这也许是我胡猜乱想,也许是别人的妈妈,也会对自己的孩子说,不要与坏孩子一起玩,要和好孩子一起玩。也许......也许......反正会有许多也许。但最后的也许,也许是我失去了做一个好孩子、现在的好人的机会。以上只是笑谈。

  胡乱瞎扯了许多,我想从网页上把它删掉,但是我不会删减,有谁会?教教我,下次就不会有不合适宜的东西上网了。

  (矫正一下,不是彭毅同学疏远我,因为他有治白癜风医院帮助后进同学的义务,一帮一、一对红嘛,何况是三帮一呀。是我疏远了优秀的彭毅同学。这是我人生一大失误、一大败笔。)

  虽然我和彭毅同学后来走的不近,但是彭毅同学对我是尽了教育、帮助的义务的。以后我的些许进步都是在彭毅和其他同学的帮助下取得的。

  扯远了,下面我继续说彭毅同学的事。

  这以后,我的家庭有了很多灾难。我弟弟去世时,彭毅同学到我家中来安慰我,为我拧毛巾、拉着我的手,对我说了许多暖人心的话。

  有一次彭毅同学在班会上还表扬了我......

  有一次,彭毅同学又......

  有一次......

  还有很多很多的有一次。

  ......

  然后我们毕业了,然后我们做父亲了,然后......我们又见面了。

  高中毕业若干年后,有一次我在北京路上等车。当时事业才起步,心情比较灰暗。我看什么都是灰蒙蒙的。看车,脏;看树,脏;看路两边的高楼,恐惧!

  这时迎面走来了彭毅同学。

  我当时是衣衫褴褛:一件体恤,一条西装短裤,一双拖鞋。满脸的晦气,满手的油腻,满身的债务。此时我正为养家糊口而四处奔忙,我很狼狈,我想转身走掉,我想假装没有看见,我想......我想彭毅厂长不理睬我怎么办?彭毅同学当时穿戴得十分得体。当然彭毅同学什么时候穿戴都是十分得体的,同学们,你们见过不得体的彭毅同学吗?(不仅仅是穿戴)反正我是没见过。

  可是彭毅同学的那份热情,使我至今难忘。他问我的现状,关心我的家庭,问我父母好,问我的孩子好。开始我腼腆的应答着,可是后来,我被感动了。已冷冻的血开始变暖,心里的阴霾一扫而光。是的,我感动了。热血开始沸腾,心潮也想澎湃,我冷漠的心又复苏了。同学们没有忘记我,彭班长没有忘记我,我依然,我永远是高二(2)班这个优秀集体的一员。

  (是的,坏人也有存在的理由。星星是用来衬托月亮的,小草是用来衬托大树的,坏人是用来衬托好人的,而我是用来被厌恶的。)

  和彭毅同学分手后,我登上中巴车,我发现车内很干净,路两旁的冬青树泛着墨绿,也很干净,两侧的高楼也格外亲切的悄然向东,而我向西。在车上,有关彭毅同学的往事又在我脑海中浮起。

  ......

  有人来了,公司里的事情很多。关于彭毅同学,我还有很多美好的回忆,还有许多动人的故事。只好下次再说。(如果彭毅同学不反感的话)

  说到这里,本篇开头的时候,白癜风能传染吗我提到的那个男孩子,同学们应该知道是谁了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东北大学 Neu.com.cn ( 沪ICP备06058577号  

GMT+8, 2019-2-18 06:18 , Processed in 0.060775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