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新白山黑水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新白山黑水的GGMM照片戏说白山黑水ID含义与您一起分享东北大学的鬼故事.
查看: 0|回复: 0

[Funny] 兰姐的一天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31 17:25: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兰姐的一天
      
   
    早上6:00,兰姐象往常一样起床,先去卫生间方便,完了的时候才发现坐便器旁边本有的两卷卫生纸已经没有了,兰姐不禁骂道:“这臭小子,屁眼朝天,用得了那么多卫生纸吗?”。兰姐指的臭小子或许是他最近认识的小情人吧,还不知道真名。
    家里没有别人,屁股总不能不擦的,没有办法,兰姐不得不将昨天用过的已经仍入废纸篓中的卫生纸又小心翼翼地捡起来,找到仍然干净的部位,将就着擦了擦屁股,此时的兰姐不禁笑道:“哈哈,我阿兰还没有遇见过如此的尴尬呢,没关系的,呆会一定洗个澡。”
    兰姐简单地擦完屁股,站起来,很轻快地脱去睡衣,先到洗脸池边洗手,然后看了看手,又闻了闻,觉得还是有臭味,于是又用洗手液仔仔细细、里里外外地洗了一便,洗完又看看手,好白好细的一双手啊,兰姐虽然年近40,但肌肤仍然显得那么年轻、细嫩,有活力。可当兰姐把手再次贴近脸边闻的时候,似乎还是臭,没理由啊,于是兰姐注意到了那个废纸篓,哦,原来里边已经满了,几天没倒了,一定是那里发出的臭味。
    “该请个保姆料理家务才好。”兰姐自言自语道:“可是,不行,如果请保姆,那我就不方便和那些臭小子好了。”“唉,还是辛苦点,自己倒了。”但当兰姐又看了看那废纸篓及刚才用了两遍的卫生纸,上边还有明显黄色的大便,心里便一阵恶心地抽搐!
    兰姐不断地提醒自己,得抓紧时间,因为今天上午9:30公司有一个重大的商务谈判,她作为公司的法务总监,是这次谈判极其重要不可或却的角色。公司总经理昨天跟她唠叨过几次,让她对这次谈判作充分的准备,当时兰姐表面上表现得很不屑,当昨晚下班时总经理又派秘书问她谈判文件都准备好没有时,她大为恼火,把年轻的女秘书狠狠地骂了一通。可实际上兰姐很明白,这次谈判不同于往常,对公司海外业务的拓展有着举足轻重的意义,她不该也不敢大意。
    可是兰姐实在无法让自己快起来,她放水洗澡,她不厌其烦地一遍又一遍地擦洗全身的每一块肌肤,她开始后悔昨天夜里所做的事。昨夜本打算好好睡一觉,今天谈判才会有好精神的,可为什么到了晚上10:00的时候,那个臭小子又打电话过来,说要来陪她,而她竟也莫名其妙地答应了。没错,臭小子的确挺帅,而且功夫很是了不得。三天前的那个晚上他们第一次在一起,一天晚上做了7次!兰姐先前的几个情人没有比他更厉害的,不知为什么,接下来的两天晚上兰姐竟会不自觉地想他,以至于昨晚都10:00了,接到他的电话时她竟会有股莫名的喜悦与冲动,没有犹豫便答应他来陪她了。就这样,昨晚他们在床上折腾了4个小时,到了凌晨2:30的时候,兰姐实在是累了,受不了了,又考虑到第二天的谈判,自己总得睡几个小时的,于是兰姐把他赶走了,开始他还抱怨不想走,可后来兰姐给他1000元钱的时候,臭小子便狂吻了兰姐,然后迅速地穿上衣服逃走了,留下了满地卫生纸。
    “唉,还得好好洗洗,好脏啊,阿兰我怎么是这样的女人呢?阿兰不可以滥交性伙伴的,如果他们有病怎么办?唉,好脏的,得再洗洗,阿兰怎么会是这样的女人呢?阿俊,我的老公,阿兰对不起你啊,阿俊,我的老公,阿兰是爱你的!冰冰,我可爱的女儿,妈妈也是爱你的,妈妈对不起你啊。唉!可是阿兰为什么受不了寂寞呢?唉!阿兰怎么会是这样的女人呢?屁股好脏啊,得再洗洗。”兰姐一边细致的搓洗着身体,一边自言自语地说着。
    当兰姐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已经是7:30,兰姐感到了时间的紧迫。9:30开始谈判,她必须得9:00到公司。家在东城,公司在西城,开车要一个小时(如果不堵车的话),现在7:30,也就是说,兰姐只剩下半个小时的化妆时间!可一踏入卧室,满地的卫生纸让兰姐感到目眩,恶心。唉,昨晚怎么用了那么多卫生纸?这臭小白癜风怎样才能治好子走的时候也不捡起来,弄干净,兰姐不得不弯下腰一张一张地捡起来,捡完她又狠狠地洗了两次手,直到她认为手干净了,可以用来化妆了,才开始化妆。当兰姐坐到化妆台前的时候,她告诉自己,今天的谈判很重要,她要把自己化得精神,成熟与庄重,而这一点,眼睛最重要。镜子里的兰姐外表看上去不到30岁,却兼具成熟女人特有的气质与丰韵,漂亮而且有内容,就像是一本包装精美的书,男人第一眼看上去便会被吸引,然后便想翻开来读,越读越精彩,越读越爱不释手。可是突然,书中的一页纸出现了个洞,像是被哪个抽烟男人不小心烟头烫坏的。兰姐盯着镜子中的自己,不禁尖叫起来,她的心仿佛被谁用刀割了一下,怎么,她的眼角出现了一条明显的皱纹,可是明明昨天还没有的呢,是因为昨晚过于劳累了吗,这太可怕了。“这,阿兰我真要开始衰老了吗?”兰姐像一只受到猎人开抢惊吓的小鸟,惊恐地喃喃自语。她匆忙拿出她的SK2向皱纹涂抹,然后又上了粉,将就着掩盖住那可怕的皱纹。
    当兰姐化完妆,对自己的形象满意的时候,已是8:20,兰姐匆匆穿上衣服,走出家门,坐上车,急速地奔出去,兰姐要用最快的速度赶到公司。车开到半路的时候,兰姐的手记响了,她只得一手接电话,一手握住方向盘,电话是总经理的女秘书打来的,听到她的声音,兰姐就感到烦,兰姐觉得她一个中专生,凭什么本事进这样有名的大公司,还当了总经理秘书!不就是身材好,脸蛋好吗?兰姐不得不嫉妒她,因为在整个公司里,没有女秘书在场的时候,男人们的目光会投向她,而一旦女秘书出现,男人的目光就都给了女秘书!
    “喂,刘总监(指兰姐),胡总问您什么时候能到公司?”听到女秘书如此娇柔的声音兰姐更加控制不住自己的心烦,她总觉得女秘书话中有话,话中带刺,她不明白胡总经理为什么不自己给她打电话。
    当兰姐心烦意乱的时候,还没来得及回答女秘书的话,便眼前一黑,有个物体强烈地撞击到她的车,兰姐下意识地猛踩刹车,车强烈地抽动一下,便停下了,兰姐头脑一片空白,她无法想象,无法相信刚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在车内呆呆地坐着,什么也不敢想,大约过了一分钟时间,有人上来敲她的车门,敲的声音很大,把兰姐从梦中惊醒,兰姐一旦醒来,便表现出超常的清醒和镇定,是的,她意识到刚才发生了什么事,她的车,撞到人了!
    兰姐迅速打开车门,跳下车,向受伤的女孩跑去,女孩倒在地上,昏迷不醒,兰姐上前打量,穿着校服,应该是个学生,大约14,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诈骗曝光15岁的样子。当兰姐细致看到女孩面庞的时候,不禁倒吸一口气,这个女孩长得真像她的宝贝女儿   到了医院,已经是上午9:10,女孩被医护人员迅速送往急救室。兰姐在急救室门外等候。这时,她的手机响了,是胡总经理打来的。
    “喂,刘总监,你怎么还没到?美方的谈判代表已经到了,9:30正式开始,就等你了。”
    兰姐这才又想起公司的事,公司离不开她,可女孩呢,还不知道是否有生命危险,她更离不开!工作丢了,还可以再找,公北京治疗白癜风的医院司的生意丢了,还可以补救;可女孩的命如果丢了,就永远也找不回来了,自己起码的良知与道德心丢了,也永远找不回来了。她如果这个时候弃急救室中的女孩而去,将是她一生中的污点,洗不掉的!于是兰姐作出了决定,果断地对胡总经理说:“对不起,胡总,今天情况特殊,谈判我参加不了了!”话筒中立刻传来胡总经理万分恼火万分不解的声音:“什么,什么!”。兰姐不愿意也没有精力解释什么,随即关掉了手机。
    接下来的等待是漫长的,兰姐的一颗心悬挂在半空中,一刻也不得安宁。“孩子,要挺住啊,千万别出事啊!”兰姐口中不停地念叨着。坐不住,在走廊中来回地转悠。兰姐间或想到了自己的女儿,冰冰今年14岁了,初二,上的是寄宿学校,每个礼拜天回来一次,可不知为什么,都快一个月了,冰冰都没有回家。公司忙,兰姐经常周末加班,加上每次给冰冰打电话,孩子都说挺好的,所以兰姐也就没有在意冰冰一个月没回家的事。可是现在,对比在急救室内的女孩,兰姐的心一阵疚痛,冰冰这一个月没有回家,会不会也出什么事了?想到这里,她立刻从新打开手机,想给女儿打个电话。手机刚打开就嘀嘀两声,是胡总经理发来的短信,第一条内容是:“刘总监,今天谈判对公白癜风会治好吗司非常重要,谈判资料大部分都在你手上,没有你不行,我已经和美方谈判人员协商好了,谈判推迟到下午2:00,请你下午2:00之前一定到公司!”另一条是:“如果你2:00还不来,就永远都别来了!”兰姐真不在乎后一条短信的内容,可是出于多年来养成的职业道德,她还是觉得知道女孩急救结果后,应该参加下午2:00的谈判。
    给女儿打手机,手机关机,也许是女儿正在上课,兰姐焦虑地挨到了中午11:00,该是女儿下课回宿舍准备吃午饭的时间了,兰姐给女儿的宿舍打电河南治疗白癜风医院话,接电话的是女儿的同学,兰姐说找冰冰,同学告诉兰姐冰冰三天前就请假回家了!“请假回家了!”兰姐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样的消息兰姐又一次的重创。兰姐有给冰冰打手机,可仍是关机!兰姐一下子觉得腿脚无力,竟摊倒在地,即使再坚强的人也无法在短时间内承受如此多的无情的打击!“冰冰啊,妈妈的好女儿,你别让妈妈担心了,冰冰,你别吓妈妈了,妈妈不能丢了你啊!”,兰姐再也无法抑制住泪水,她哭了,哭得好伤心!
    大约到了中午12:00,被撞的女孩从急救室推出来,送往病房。兰姐忙上前拉住医生问孩子的病情。医生告诉她女孩脑部严重受创,尚未脱离生命危险!即使能幸运脱离死神的威胁,也只能是个植物人!兰姐再一次怀疑自己的听觉,她很难接受如此严重的后果,是的,即使女孩成为植物人,兰姐可以养她一辈子,可是这女孩才14、15岁,正直花季啊,人生历程才刚刚开始,由于自己的疏忽大意竟活生生地毁了孩子的一生!如果孩子的妈妈现在在场,会是怎样的一种伤心呢。由此兰姐又不自觉地想到自己的冰冰,冰冰这孩子这几天到哪去了呢?如果也象这个女孩出了这样的事,那兰姐也不活了。兰姐觉得好累,累极了,她真想找个地方好好躺一下,静一下,她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她觉得只是一场梦,一场惊心动魄的噩梦!兰姐真需要一个可以依靠的肩膀,突如其来的打击让她无法单独承受,她由此想到了俊,她的丈夫,大学教授,六个月前去美国访问讲习去了,要两年才能回来,俊,如果俊现在在多好啊,兰姐就不用一个人面对这一残酷的突如其来的现实了。兰姐想给俊挂个长途,哪怕是听到俊的几句安慰也是好的!现在美国正是晚上,俊该在宿舍了吧,电话声响了,响了好长时间,可没有人接听!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在这短短的几个小时间仿佛兰姐所拥有的一切都莫名其妙地飞走了,一切都空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东北大学 Neu.com.cn ( 沪ICP备06058577号  

GMT+8, 2019-2-16 05:12 , Processed in 0.144164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