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新白山黑水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新白山黑水的GGMM照片戏说白山黑水ID含义与您一起分享东北大学的鬼故事.
查看: 7|回复: 0

[出售] 爱情侦探社之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2-3 05:03: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爱情青海治疗白癜风医院侦探社之三
    罪 人
   
   
    爱情侦探社之三
      
    “二板,你有没有买些不大出名的画家的画?以后画家出名后就会升值了啊!”王海涛对我说。
    “这样的投资你不觉得也有点风险吗?如果画家永远不出名怎么办啊。画家出名又希望他早点死,死了作品就少了,价格自然也攀升了。”我说。
    “我的一个朋友以前买了好多俊然了画。听说他现在出名了。我的朋友高兴极了。卖掉了一部分。现在只等画家死了有更大的升值空间了。”王海涛说。
    “人性啊。本恶啊。人永远是个不知足欲望的动物啊。”我叹息道。
    “小娟,听说你要整容对吗?”李火炎问道。
    “兰春,你这死婆娘。又跟别人说这事了啊。”小娟说。
    “人家失恋了啊。心情不好啊。想整一下容。”小娟说。
    “你这么靓还整容啊。找不到男朋友在我们社中找啊。我们这里可是有好多光棍啊。”李火炎笑着说。
    “你想整那个部位啊?”王海涛不解在看着小娟。大伙这下子全把目光投入小娟的胸部。
    “我明白了。”李火火说。
    “我也明白了。”王海涛说。
    小娟看他们直盯着自己的胸前看,脸上不禁有点红,拿起桌上的报纸扔了过去。
    “去死吧!你们这群色狼。想到那里去了啊!”小娟说。
    “韩国第一变性美女河莉秀……。”李火炎故意大声读起了报纸。
    “现在技术真高啊。整容后变成二个人。怪不得这么多性别倾向的人想当人妖。”我说。
    大伙全把目光看着小娟。“别看我了,我只想做隆鼻这个小小的手术啊。”小娟生气地说出实情。
    大伙大笑,“不是吧,你有男人味啊!”
    “你们这些啊—-狂。”小娟仍旧生气。
      
    “小姐,你有事吗?”兰春亲切地对一位少妇说。
    “我想要你们帮我查一个人啊。”穿着妖艳的少妇说。
    “我们愿为你服务。保证你得到满意的结果。”小娟说。
    “我要查一个叫阿风的人。请你查出他真实的姓名来,和他的来历”她说:“对了,他常在飙车俱乐部出现啊。说完她从小提包中拿出二万现金来。“这是二万,尽快查出结果与我联系。”她说完进入办公室签合同了。
      
    “有钱的女人就爱有个性的男人啊。这样的痞子也抢得要。我们这样好男人倒没有女人要啊。”王海涛说。
    “因为你们眼光太高了,又有点变态啊。”小娟说道。报了上回了仇。
    “小娟你心仪我们这所中那个小伙子?”李火炎说。
    “你们啊,假斯文啊。我一个都不喜欢啊。我就是喜欢古惑仔”小娟决然地说。
    “不是吧。我们可都是精英啊。不会输给任何人的啊”王海涛说。
    “因为你们没有人情味。不懂的真爱啊。”小娟说。
    “你懂了,为什么又被男朋友们甩了啊。?”王海涛说。大伙大笑。小娟气了直跺脚。脸上通红了。
    我开玩笑地说:“我与小娟定了一个爱情合同,到时候没人娶她,我就要她了啊。”
    “你太抠门了啊。那个女孩子会喜欢上你那才叫怪啊。”小娟笑着说。
    “好了好了,我们三个都打光棍好了。”我说。“你们二个谁会飙车?”
    “别看我啊,你们都不会,我一个小女子那会啊。”小娟说。“怪不得你们找不到女朋友啊。太没有男人粗犷的个性的啊。带女朋友兜风是多么浪漫的事啊。”
    “那只好我亲自出马了!”我说。
    “二板,你也会飙车啊。平日只看你穿西装够斯文了。没有想到你这么牛仔啊。”王海涛说。
    “晕倒了啊。二板可是高人啊。神机妙算。神出鬼没。”李火炎借机拍了一下我马屁。
    “黄紫娟,晚上你要陪同我一同去啊。飙车要带个女孩子去才合乎情理啊。”我说。
    “二板有没有加班费啊。现在跟男朋友分手了,也多挣点钱好找帅哥啊。”小娟说。
    “没有啊。”我说。
    “哼,真抠门啊。有没有夜宵啊,”小娟不情愿地说。
    “有啊。但要AA制啊。”我说。
    “你去找别人去吧。我可不干啊。”小娟伸长的嘴说。
    “那好吧,夜宵我出了。”我无奈地说
    “早说有美女陪,我们也去飙一回车啊。”王海涛说。
      
    晚上,我骑着我那辆,750CC的哈雷机车,在午夜的街头狂飙。机车的发动机的轰鸣声就是我心跳。风呼啸着在我耳边歌唱。我就是追风汉子。我在小娟的楼下按响了喇叭。
    “小娟。你的新男朋友在楼下等你啊。真帅啊。”三阿婆说。
    “不是我的男朋友啊。是我的老板啊。”小娟说。
    “那太好,了,他又帅又有钱,什么时候把他介绍给我孙女好吗?”三阿婆说。
    “好啊。有空我把二板介绍给你家小英。”小娟说。三阿婆高兴地笑了走开了。
    “妹妹,我今晚好漂亮啊北京哪家白癜风医院最好。还喷得这么浓的古龙香水啊。”我说。
    “是吗?”小娟甜甜地笑了。但我心中有点恶心,她浓妆快让我认不出她了。显得不伦不累得。没有妖艳中的魅得感觉。香水熏得我肺呼吸都有负担。
    她紧紧地抱着我。我的摩托车冲到了那家“马路”俱乐部。
      
    “老板,啤酒”我叫喊着。
    “辉哥,好久不见了。怎又想起飙车了。”桌前围坐了几个飙车的老朋友。
    “才泡上一个妞啊,”说完,抱住小娟往那边走去。于是我坐到那些玩命之徒之中。他们大声笑着,谈论着在街头如何甩掉交通警后的兴奋。绝口不提,那些人被黑色的车轮卷成馅饼吃了。用鲜红的血来热染冰冷的公路。因为我们这些不信有明天。明天离我们实在还远啊。今晚,只有欢笑与烈酒。只有无限的激情在浮动。
      
    “老板,我卖单,”阿风大声地叫着。
    “不用了,慧姐帮你们PAY了。”BOSS说道。
    众人都回过头来。看见吧台边坐着一个妖艳了少妇。穿着白色的超短裙。紧身衣显露出她美丽的曲线。而一头长长的秀发遮住了她一小部分长脸。媚波在我们眼前荡动。
    “好性感啊!”有人叫出声来。
    “去死吧!她来错的地方,我们只爱好走生死独木桥”有人说。
    “风过去,打一下招呼”。
    阿风站了起来。慢慢走了过去。坐在她身边的椅子上。望着她那白皙的肌肤,性感的线条。她慢慢转过头来。从她秀发中看到了她的明亮的眼眸。
    阿风慢慢地对她点了一下头。说:“thank--you!”
    她的脸上肌肉慢慢形成了一个小小甜甜的酒窝。对大家妩媚地笑着。
白癜风症狀    “你能带我去兜风吗?”
    “你不怕吗?”风说。
    她坚定地摇了一下头。慢慢理了一下红唇边的秀发。
    风回头看了我们,我们都笑了“行啊!”
    “我叫阿雄。我们比一下好不好。”我说。
    “对啊,雄哥,阿风飙车也很棒啊,你们有的比啊。”大伙说。
    我们并排在马路上。口中喷出浓浓的酒气。
    小娟胆怯地紧紧抱住我的腰。脸色有点苍白。我知她心中十分的害怕。发动机的油门开动时的巨响让她害怕了。
      
    美慧紧紧地抱住了风的腰。非常得意地看着小娟。
    “小妹妹,不行就下车啊。这个够刺激啊。”美慧说。
    “别费话了,我可不怕啊。看那个先到德化路,路标下交通白线上就算谁WIN。”小娟说完闭上眼睛。把生命全托给了我。
    我与阿风并排而驶,不时互相抢道。我们在街头狂飙,招来无数车辆的刺耳的刹车声。引来无数的骂声。美慧高兴极了,不住地发出喀喀的小小的笑声。黑色的长发,在风中舞动着。
    “这好像我初恋时的感觉啊!”美慧动情地说。
    “我听不见,请大声点啊!”阿风大声地说。
    “今晚好像我初恋时的感觉啊!”美慧大声地说。
    我的心颤动了一下,没有想到她的初恋是这样的啊。本以为她是风月中的人。
    “今晚能不能   阿风转过头来。“你不是想   美慧抱紧的阿风,什么都没有说。把心深深地种扎在我身上。
    我还是比阿风快一点并排冲过了白线。阿风向我们挥一下手,冲向街头。消失了。
    我带着小娟回到了楼层下。
    “到了家。你可以回去了。明天可以晚点来。”我说。
    我发现她还紧紧地抱着我。心跳振动,我都能感受到。她红的脸看了我。眼中流露出爱意。她下了车,深情地望着我。
    “要不要到我家坐一会儿?”她害羞地对我说。我还是不明白她心里想的是什么。
    “我们是不是也搞一回一夜情?”我开玩笑地说。我却看到小娟有点动情的表情。偷偷地在我脸上吻了一下,逃走了。我并没有感觉,只是被夜风蒸发时,吻痕处有点冰凉。
    我加大了一下油门逃走了。我头脑中还想了,美慧那动人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显得风姿措措,有野性的女人味。男人都有欲望去征服她。我真想与她有一夜情啊。男人就是这样好色啊。加之她那种野性太吸引人的啊。
    不久,我得到了一个不好的消息。黄美慧疯了。胡言乱语,语无伦次。不久得到了一个信息,美慧的丈夫正是画家俊然。而阿风查无此人。也就此消失了。我不能失信于任何客户。即使人疯癫了,也要查出结果来。不久,我们找到了他的住址。
      
    他叫陈逸风,正与妻子坐在自家小屋外的花园中。身边是他们6岁的小女儿。
    “阿风,什么时候我们再去飙车。”我说。
    “不了,我不去飙车了啊。因为那不适合我啊。我要做画啊。”他说。“我也知你的来历。你是私人侦探社的。来查我的啊。”他说的那么坦然。
    “好吧,闲话我就不说了,我想知美慧如何疯了!”我问。
    “她是做贼心虚啊。自己吓到自己了啊。”他白颠疯接着说:“我换了她家墙壁上的画。就把她吓成那样子的啊。”
    “什么画?”我问。
    “俊然是个小有名气的小画家。他的作品就是以一幅“风之泪”代表作而出名的。风之泪中描绘了一位美艳少妇在镜子前化妆的背影。而镜子的反光中,见到风吹动晶莹的雨滴中又折射出少妇的脸。可谓光与影,虚与实画法中的精品。那少妇就是他的妻子美慧。我画了一张风之泪,偷偷换下她那张画。只是雨点在镜中折射出是他死去丈夫的脸。”他说。
    “他的丈夫俊然死了吗?我没有听说过。”我说。
    “在她心中认为是死了,所以她认为是鬼魂来找她啊。因此才疯了啊。”这叫自做自受啊。”
    “你换了她的画,那你如何临摹那画的。如果有丝毫的差异她就会觉察出来你动了手脚啊。?”我说。我心里太多的疑问了。
    “因为我就是俊然,我现在是经整容过了。声音也做了变音。”他说。他身后的女人站在他背后不断地听头。承认这个事实。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东北大学 Neu.com.cn ( 沪ICP备06058577号  

GMT+8, 2019-3-21 11:59 , Processed in 0.059126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