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新白山黑水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新白山黑水的GGMM照片戏说白山黑水ID含义与您一起分享东北大学的鬼故事.
查看: 0|回复: 0

白色的风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2-5 11:47: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白色的风
  

  白色的风

  ——瘦尽斯人

  

  

  一阵风起

    吹落漫天繁华

    三年旧中科白癜风暖心公益活动事随人去

    去留不由离人意

    故吹松柏作飞花

    夏日的风

    注定是伤心的雨季

    打碎的琉璃好像童年的记忆

    再无法拾起

    空荡荡的抽屉真的是别离

    尘风回北京治疗白癜风一般花多少钱

    不想带走对你的眷恋

    我迁徙的路

    还想有你的笑脸

  第一章 离别飞絮

  “要走了,三年了你还好么?”小雨站在教室门口望着满天飞舞的纸屑,思绪却飘向远方.

    高三三年的压抑像坐大山,亘古而存.便有了这一幕幕—同学们发疯一样打碎教室的玻璃;撕着堆积如山的试卷;隔不了多久便有一群对一群的对殴.

    “三年了,事过境迁,可思念却像老酒历久弥香.我又怎么能忘了你!”小雨此时没有临近高考的恐惧,也没有对同学以及班级的留恋,只剩下无休止的深呼吸,因为回忆太盘结.

    

  第二章 好特别的女孩

  “期末考试不拿第一誓不罢休”.顿时底下嘘声一片.这时我看到了一个走下讲台的女孩,暗想:“哼,有我在,你别想.”原本对班会不屑一顾的我开始寻找起这个女孩.

    目光飞掠间,我发现这个女孩举手投足之中,有种别样的气势.好像男孩子中型的帅气.不过我当时书生意气,混的风声水起.又怎忍顾风月呢!小雨想起这初见,不禁有种“老夫聊发少年狂的豪气”.“之后呢?”

    再见她—

    “你怎么不跟着做”体育老师大发雷霆训斥道.那女孩没说话.双手环抱在胸前,一付你奈我何的模样.体育老师又扯了她一下,“你听见没有”那女孩依旧不为所动。体育老师无奈了“以后我的体育课你就别上了,哼!大家这节课自由活动!”

    这女孩赫然是那次班会上一语惊人的女孩.

    她又一次勾起了我的好奇.小雨想到这件事便不由自主嘴角上扬;又想到之后,却又狠狠叹了一下,旋即深深陷入.从那以后,时间,便一点点将其从脑海抹去.

    直到

  第三章 你在我后面

  高三年级上空的纸雨纷飞,小雨心里好似下了场大雪,演了一场吻别.良久,小雨喃喃说道“如果不是这场雪”那么……

    三年前,这是一次歧视性的排位,名次越靠前,位子就越靠前越靠中间.

    而小雨便排在了第一排最中间,他的身后便是那个惹事的气质女孩

    就这样没多久,他们就聊开了,什么三国里喜欢谁的谁;什么九千九百九十九个九相乘与九的九千九百九十九次方谁大;什么长大去炸靖国神社.诸如此类,山南海北啊.

    小儿女都是害羞的,小雨如今还对当年,没有仔细欣赏她的容貌而耿耿于怀.记忆里那女孩很耐看的.像江南的雨,绵绵悠长.于是她们就有好多“事”传到了班主任那.当然小雨这个变态的数学堪称“校王”,老师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从她那里小雨才知道她的名子和她的一些事:女孩是新疆地界的人,父母离异.所以很要强.还有她的腿不是很好,便有了体育课上的一幕.

    女孩经常会对小雨说“你是下雨天生的,对不对?我是因为那次下雪才叫菲雪的。”

    现在小雨想起来,觉的她好傻.

    就好像—

    “你是那个新疆的?来陪大爷坐会!”班里的混事的学着电视里的腔调,还有鼻子有眼的抬起了菲雪的下巴.“滚开”菲雪此话一出吓的小混混一愣.很是惊奇如此柔弱的人儿,怎会那么的“辣”.

    小雨正好看到这一幕,脸色阴沉的走了过来.菲雪连忙扯了扯小雨的袖子,示意他不要乱来.小雨刚看到那一幕,此刻更惊讶,“如此刚强的女子,竟会担心自己,她到底是个怎样的女子?”.

    小雨愤怒着直视混混,混混笑了笑说了句很经典的话:“你心疼了”.

    小雨冰冷地回了句更经典的:“是的”.

    今时今日小雨想到这对白,还是会像个孩子似的嘻嘻出声来.

  第四章 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

    回忆慢慢走到了最幸福的一段,一幕幕在脑海重演.小雨望着满地的琉璃触动着最心底的柔软—

    这天小雨来到学校,发现周围的同学与菲雪嘀嘀咕咕,不知道说了些什么,而菲雪脸色也很是难看.

    “阿雪,生病了?”“没,没有.”

    “阿雪,谁欺负你了”菲雪直接沉默

    “阿雪,你怎么了.”……

    小雨也沉默了.这时一个面容猥琐的同学走了过来,笑嘻嘻地还略带神秘地说:“附耳过来.”小雨左右看了看,照做了.“一会你可一定要请我吃饭”。小雨很是纳闷,“这什么跟什么,怎么回事?”

    当是时,菲雪站了起来,说道:“赵雨,‘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

    小雨一下子就蒙了,呆住了.因为菲雪的声音恰恰好,周围一阵嘘声,经久不息.而且以刚刚那“猥琐同学”最为热烈.

    小雨的脸越来越红,直到都能拧出血来,而其面色也是越来越阴沉.终于,恼羞成怒.一把将那“猥琐同学”拉了过来,接着一顿胖揍.

    小雨现在的脸和当初一样红了,只不过不同的是他已经笑出了声来.记得当年的“那几天”只要一想起那一句话,就止不住的兴奋,就有止不住的笑容。

    毕竟自己喜欢的人,承认喜欢自己...

  第五章 我们的信

  “至今还留下的,只有这些纸条了吧?”小雨悠悠的叹了一口气,拿着泛黄的信纸,浮现的是收到的纸条里的朦胧感情!

    菲雪的心思细腻,她的文采也一如她的心思般细腻.不绵长,却让人读着舒服.而我的文风却和她恰恰相反,正好相得益彰.小雨还在为他们的文风恰恰好相配而洋洋自得呢!

    一些事来得太突然,就像天地间的风云变幻,下一秒,就只剩了“桃花依旧笑春风”了.

    还是三年前,却怎也忘不了.

    这天,同样的时间里,进行着一场相像的“演出”,可“女主角”却换了人.

    这是一场歧视性的又一次排位,为此三年后的今天,小雨还深深的怨恨着班主任.

    这次小雨坐在第一排最中间的位子上,身后不再有菲雪,不再会有人霸道的要求他“哎,哎,小子,转过来”.

    小雨清晰的记得他望向菲雪,那时,她眼神中的冷漠.好像被她隔绝到了另一个世界,冰封地世界.“好恨!”

    “好难受,好像一下子我就变成了穷光蛋.”整个人的世界支离破碎.小雨有气无力的趴在桌子上,难以言明的心痛.“像是…心口少了些什么.”

    时间,是掩盖伤口的良药.

    课外,他们再不会惊喜彼此的巧遇,只因为都心照不宣的绕道而行.想到这,小雨的眼神有了些迷离.望着远方,像是在呓语∶“以后我们还会不会再见,你还能找的到我吗?”

    这冰冷的局面持续、直到—这一张纸条的到来,万年的冰山,业已轰然崩塌.小雨握着纸条,陷入了追忆,只是“此情可待成追忆”当时……

    小雨死乞白赖的趴在桌子上,一个同学传来了一张纸条.小雨第一个念头便是菲雪.“想掩饰却欲盖弥彰”。好震撼,当年的我们竟写得出这等…….人的感情也可以这样表达.

    可惜不是飞雪的字迹,可旁人都能看得出你我的心事.面子,还重要吗!

    到现在为止小雨也不知道是谁写的纸条,也永远不会知道了吧!但这纸条,“我有一张,菲雪也有一张”白癜风最新诊疗技术

    乌云就这样匆匆掠过,不留下任何阴影.阳光便直射了下来,暖暖的.

    也就是这纸条,一到下课便有了他们嬉闹的画面;浮现在脑海,如同古壁画一般,越褪色便越令人膜拜.

  第六章 大结局

  好的东西总是不会长久,就如同坏人可以活千年一样.此时,小雨的眼睛已渐渐蒙上了一层水雾.

    门外的“纸雨”霏霏,琉璃,满地.现在菲雪的位子还空着.“三年了”.三年的时光有时会比千年长.

    “三年前的今天!三年前的今天!三年前的今天!”小雨张开双臂,向天压抑地呼喝着.一声比一声低沉,嘶哑.最后瘫倒在地.“好恨!”

    其实三年前的这里,也是满天飞舞的纸雨,一片的破败;好像是一只恶兽在发泄自己,被关押的不满;嘶吼着,破坏着.(人隐藏在心底的欲望).

    三年前的今天—小雨走到教室,第一时间便是转头,向菲雪的位子上望去:“没有来,一定是睡过头了,这家伙.”

    一节课,两节课……

    班里的同学都小声嘀咕着,见到小雨看向他们,就不说话了;好像生怕小雨知道什么,一样.

    ……一半天过去了……

    “听说吴菲雪被昨天高三的扔下的板凳砸到了”.同学甲神秘的对同学乙说.乙同学很不屑的道“早就知道了,而且已经送往北京的一家医院了呢!据说我们这地方都治不了!可别告诉小雨,指不定他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同学乙还把头伸到同学甲的耳边小声的说到:“这是老班交代的,说什么怕影响小雨学习.还不是为了他的年终奖。”

    “你刚才说的是真的”。小雨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同学乙的身后.现在则是两手提着他的衣领.同学乙脸色酱紫的缓缓点了点头.

    小雨一屁股坐到了板凳上.“别太伤心了,太伤…….挨,小雨你去哪?”小雨一下子甩开拉他地手,拂袖而去.

    教学楼外飞花纸舞,办公室内—

    “老班,菲雪他伤的重不重?她在哪家医院?她父母来了没有?我能不能去看她?……”小雨一口气把他的问题全说了出来.只见班主任的脸色像酱猪腰子,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你这么问,让我回答哪一个”?班主任摊了摊手.“先说伤势.”小雨急切的说道.“嗯,不太清楚.”小雨深吐了一口气,尽量不把愤怒写在脸上。“那她在哪家医院”?“不晓得,北京这么大.哪知道去.”小雨的脸色愈加阴沉,淡漠的道:“那你知道些什么?”“我…我…”小雨头也不回的走开了。

    这世事的无常,就像一只无形大手控着一切.小雨又能奈何呢?便只能想着快快长大,叹一句“你等我!”

    “要离校了.”

    “班主任,能不能把这张桌子留给我?”班主任一脸诧异的看着小雨说到:“这是公共财产.”

    “那好,我买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东北大学 Neu.com.cn ( 沪ICP备06058577号  

GMT+8, 2019-2-16 05:30 , Processed in 0.119094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