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新白山黑水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新白山黑水的GGMM照片戏说白山黑水ID含义与您一起分享东北大学的鬼故事.
查看: 1|回复: 0

究竟因为喜欢文学还是因为喜欢自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带雨的云七十年感怀短文600篇》

    

  第538篇 究竟因为喜欢文学还是因为喜欢自己

    

    

    

  这几年写了不少短文,仔细想想,七老八十还从头起步写文章是因为喜欢文学吗?细想想,不是。如果是因为喜欢文学,就必定要看许多文学作品,看得废寝忘食,我并没有呀。

    

  我常如痴如醉,至少老伴是这样评语的。然而不是看得如痴如醉而是写得如痴如醉。我自己逼问自己:写文章究竟为什么?

    

  扪心回答:与其说喜欢文学还不如说是喜欢自己。喜欢文章里写了自己,写下了自己一辈子里的所作、所为、所想、所见、所闻、所说,或者是写下了自己的观念等等,喜欢用文字纪录自己的人生轨迹,编织自己人生中的浪漫梦幻罢了。

    

  所以仅仅是写文章而不包括看文章废寝忘食。很少看文章却喜欢写文章是为什么呢?一言以括之:憋在肚子里不吐不快。

    

  有一篇短文里说过,一辈子少言寡语,几十年的感怀似乎已经堵满了每个细胞和毛孔,人生的最后日子能把七十余年的感怀全稀里哗啦的吐露是多么畅快啊!

    

  从前政治运动常批评人“挤牙膏”,要求它们“竹筒倒豆子”,有什么问题痛痛快快的一起“倒”出来,不要挤牙膏般的吞吞吐吐。

    

  那些人的为难表情常常叫人同情,扭曲了的脸蛋,蹙起了的眉毛,呲着牙咧着的嘴,崴着的脑袋。那个年代我相当封闭,所以没有过需要我“竹筒倒豆子”的境况。

    

  现在我倒是相当喜欢“竹筒倒豆子”,所国内白癜风知名专家以虽然并不轻松,甚至还有些辛苦,脑袋、屁股、腰、眼睛、指头处处都辛苦,可是能不停的敲敲打打,痛痛快快的倒,不就是因为是大大的乐事嘛。

    

  据说因发了那篇《我有三个主编妹妹》短文,引起过一阵静水微澜。我不很信,但又不能全不信,因为确实有些蛛丝马迹:哪里能治好癜风

    

  这篇文章“加精”后被撤销了。我对“精”“优秀”从不在乎,加精或不加精,或取消加精,就如同吃喝拉撒一般的平常不过,无所谓。说老实话,年轻时候是计较的,在心里自己和自己“打官司”不说出来罢了。现在这个年纪还计较个啥。

    

  我不知道编辑方面的事,然而这样的事却是第一次,听那么一说就免不了有点少见多怪、不以为然。

    

  我很少复贴,确实很少,原因之一是字小,眼睛也很不行了,太吃力了。既然有了一些“微澜”才顾不得字小,琢磨后写了这数语:

    

  “支持取消‘精华’,再取消‘优秀’也支持。”我确实是真心真意的,从来不在乎这些,写文章不过是为感怀抒发,既然已经已经感怀抒发,此足矣。迈入78岁门槛的人哪在乎这些哟,只想赶快把感受全痛痛快快的倾倒出来罢了。

    

  谢谢对这短文的关切。解释一下,我不怎么回帖绝不因为清高,没什么值得我清高的哦,不过是想节约一些眼力多写写自己,多多的“竹筒倒豆子”而已。我没有值得清高之处,文字技巧我还是个学生,初学乍练者,一位主编妹妹还常为我纠正了一些字眼或标点符号。我曾在一篇短文里自我“打油”,称呼自己是“初生老牛犊”:

    

  手捏千斤笔,蹑步入文坛;

    

  不分悲与喜,嬉笑成篇章。

    

  初生老牛犊,聊发少年狂;

    

  寻趣千百度,恍然笑口张。

    

  我是平常不过的人,没有架子,孩子叫一句爷爷我会回答好几句:“孩子好,小朋友好,小同学好!”

    

  我母校的老院长一听见学生叫他一句“老院长好!”便连连点头躬身:“同学们好,同学们好,同学们好!”我虽然没有我们老院长那么热情,不点头躬身,却也相当礼貌的。

    

  我也有个怪癖,爱瞧不起那些瞧不起我的人,对于他们,无论地位多高,简直是“目中无人”,对面迎来居然如同看见一根电线杆一般的毫无反应。

    

  我没有诀窍,当然更没有靠山,要说诀窍也就是无所求,无所求也就无所失,无所失也就无所谓,还是无所畏惧无所忌讳。我知道自己几斤几两,被溢美也不昏头。

    

  认了几个主编妹妹是被她们真诚所感,我把他们看成孩子,可她们乐意叫哥,难道非要她们称我叔叔伯伯,如果那样岂不被误以为是倚老卖老。

中科UM-D    

  还有人称我爷爷的呢,我同样坦然接受。称呼嘛,客套与礼貌而已。网上对我的称呼名目可多了,哥、哥哥、大哥、老哥、老弟、云老、老师、爷爷、老爷爷等等我一一欣然接受,还有“马大哈”网友甚至称我是“老姐姐”呢。

    

  事情是这样的。一位的评语说:“有现在的人气与有这么多才华横溢的美女主编有关”,言下之意……还是不说吧。

    

  我不置可否,没能力判断别人的想法,以我而言,根本没心思了解主编是不是美女,常常是男是女也分不清,网名本来就扑朔迷离,没有琢磨的闲情逸致。

    

  其实算不算美女也是见仁见智。现在呼叫‘美女’是一种潮流,也是客套、尊重、礼貌。

    

  我还从来不称人“美女”,不敢。如果人家真的很美,这样称乎容易显得轻浮,如果人家不算很美,又容易像是挖苦,所以我从不用这样的称呼。有两位主编妹妹的照片看过,我没称过她们美女。

    

  那篇《我有三个主编妹妹》短文里写了这样的话:“QQ里看了一主编妹妹20余年前的结婚照时,说了句“挺漂亮嘛!”就那么一句,怎么竟引得那么多的遐想,我不理解。比如有一条贴就是这样写的:“作者就是不愿理我这个“美女弟弟”!”

    

  于是我复贴:“美女弟弟,我从不分兄弟或者姐妹,因为字小太吃力,所以很少看也很少回贴,年纪不饶人呵。有朋友如此诚心,一定要叫我哥哥当然不好拒绝。如果“美女弟弟”也诚心,我当然一视同仁,一定不遗余力,睁大眼睛看贴回贴。”我曾这样的自我调侃道:

    

  本人出身是平民,一生一世还无能;

    

  临了絮絮叨叨语,抒发七十余年情。

    

  幼年孱弱又多病,青年勉强把命拼;

    

  中年留下诸多憾,老年回头侃余生。

    

  子孙后代可记清,祖上平常一书生;

    

  没有留下什么的,仅仅留有一身轻。

    

  有虚有实也有真,是真是假自辨认;

    

  作文不过为抒怀,不必事事都当真。

    

  朋友,明白我的心思了吧?不是因为喜欢文学,我也不是因为人家是美女,而是因为喜欢自己,因为喜欢回忆我的过去,喜欢写下我的感受抒发我的情怀。所以只要喜欢我的短文,对我关心,不分兄弟姐妹、大爷大伯、长辈晚辈,一律以诚相待的。

    

  被误会、好没趣,平平常常的关系;

    

  居然以为图什么,打趣挖苦为美女。

    

  作文为消遣而已,敲敲打打排郁气;

    

  天知地知人也知,难知人家想哪去。

    

    

    

    

    

  《带雨的云七十年感怀短文600篇》

    

  http://blog.sina.com.cn/dydyabc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东北大学 Neu.com.cn ( 沪ICP备06058577号  

GMT+8, 2019-2-16 06:10 , Processed in 0.063475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