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新白山黑水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新白山黑水的GGMM照片戏说白山黑水ID含义与您一起分享东北大学的鬼故事.
查看: 1|回复: 0

[教程] 人有病,天知否?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2-9 23:01: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人有病,天知否?
      
   
    (一)
    今天真是晦气,竟鬼使神差的居然将鬼画符寄错了邮箱!那错寄的鬼符,会是谁收到了呢?会不会删除?好在我在这个邮箱里存有底稿。多少减了些微的遗憾。
    自从换上忧郁症后,我便懒得见人。整天将自己关在家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躺在床上胡思乱想。父母拿我没办法,便商量着给我买台电脑解闷。我虽然很想不让年迈的双亲为我担心,可我却无论如何都迈不开出去的脚步。这样就更添了一道心痕。我想改变自己,却又无能为力。只有忧伤与我不离不弃。
    电脑买回后,我就整天介绷着脸在上面瞎鼓捣,有时还将键盘拍得啪啪响。母亲不知道我在十八岁那年,为何竟死活不愿参加高考。长大后,我的心事再也没有告诉过她。我在家一闲就是八年。其间我学过瑟琶、古筝、二胡。这都是我死活要学的。但却都只愿意知道个皮毛便就作罢,任凭老师一再的对我母亲表示婉惜。我也出去做过事,但也都没长性。我认为在哪里都没家里好。家里至少有个懂我的母亲。她不须要我过多的言语便对我的事一目了然。母亲知道我是因为不会电脑,心里着急才摔打键盘。有天进房给我整理房间,见我又拍打键盘,她边抹床头柜边似无意地笑着对我说:“小梅,你去上几堂电脑课就会了。我家小梅最聪明了,什么东西都是一学就会、、、、、、”
    “算了吧。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什么心思啊?!不去!”我火冒三丈地打断母亲的话。见母亲涨红着脸愣愣的站在我的房门口,悔恨又立马涌上心头。望着她单薄的身影和头上看得见的白发,我后悔。我总是陷在这种放肆又自责的境地中无法自拔。吃多少药也无济无事。
    第二天中午,母亲喊我出去吃饭。每天都是这样,中午就我和母亲在家吃饭。我是不吃早餐的。我每晚整夜整夜失眠,只有在晨曦的微光里才能闭上眼睡去。母亲做好了中饭才将我轻轻唤醒,那时已是下午两点钟。等我洗漱完毕吃饭,也就快三点了。近一年来都是如此,我总是安然享受。
    走近桌旁,见上面有本电脑书。我知道是母亲买的。我很感激的看向她。她对我笑笑:“妈知道女儿聪明。自己一看就会。小梅,妈替你加油!”我顿时就哭了。毫无预兆的眼泪滂沱。母亲轻抚着我的头发,不停地说了:“好了小梅。好了小梅。”
    我默默地吃完饭,拿起电脑书就往房里走去。用脚踢上房门前,转身对正在收拾碗筷的母亲轻声说了句:“谢谢妈。”她对我笑笑,眼里有泪光。
    我想想,快有一年没叫她们了吧?爸爸妈妈的称谓几乎从我脑子里消遁。有时想起我都二十六七了,却还如一具行尸走肉般腻歪在家里。心里也痛。痛极了就写。瞎写。有时写得特流利。有时只是三言两语还凌乱不堪。但我以为我就是作家。一个灵魂在空中游荡、又找不到依托的作家。
      
    (二)
    自从有电脑书后,一天内我就学会了五笔打字。这就让我失去了我最钟爱的笔。我怎能失去陪伴我走过日日夜夜的笔呢?我把它用透明胶粘在我的电脑上,让它继续陪我一起上电脑。
    过不了几天我学会了上网。说实话,我对上网没兴趣。我最大的兴趣就是打字。将我以前画的鬼符全打在电脑上。看着屏幕上似铅的字体我就特高兴。怎么着的我也是作家了。以前人问我最想做的是什么?只要我老实的说出我想当个作家时,那嘲笑的嘴脸就会在脑中显现。跟刻刀刻出来似的剜不出去。现在我多满足。我只要过这样的日子。
    可紧接着问题来了。我的文档不能写了。任凭我将键盘拍得‘啪啪’响也无济于事。我也不管是否在深更半夜里,只管对着键盘出气。
    父亲敲门进来说:“小梅呀,你妈说你的文档不能用了是吧?”
    我不做声。继续拍打键盘。
    父亲接着说:“小梅呀,你上网申请邮箱啊。把你的文档全部存放在邮箱里。空间不是腾出来了吗?啊?”
    是啊,我怎么没想到呢?我不拍键盘了,我改拍自个的脑袋。父亲就在我‘啪、啪、啪’地拍脑袋声中默默地掩了房门,走了出去.
    那晚,我申请了两个邮箱。我想,反正是免费的,正好把我的鬼画符从这个邮箱寄往那个邮箱,无论我上哪个邮箱都可以看见自己画的鬼符。无聊时我还可以乱改。改得越面目全非越好。反正另外邮箱里有存稿。所以我天天乐此不疲的打开电脑就写。写了就邮。完了就开邮箱。俨如真的作家般忙得不亦乐乎。
    那天我兴冲冲上邮箱看我自己给自己寄的鬼符。可是,谁会料到有发错的呢?我是从‘我有病(woyoubing@***.com)’的邮箱发到‘你没病   将近两个月吧?我意外的收到了一封邮件。望着邮件上面的签名档,我吓得目瞪口呆。‘狗蛋’?!我搜索枯肠也没想到跟叫什么‘狗蛋’的人传过邮啊?我从不接触外人,也不见什么熟人亲人的。我只在自己的天地里,画着一个个孤独的圆。是不是木马呢?要不要打开呢?正想删除,看到主题上有草稿二字,心里忽然一动,便大胆的将邮件打开。真是我传丢的草稿耶!我好高兴啊。浏览完我失而复得的东东,正准备关上的时候,后面一排小字写道:“你怎么知道我没病?”我翻到邮件地址一细看,原来他的邮箱是womeiBing@***.com。我晕!
    可是你没病你咋叫狗蛋呢?我望着邮件出神。这人这么好心的帮我把邮件寄回,那我要不要谢谢人家呢?从他寄出的时间看,仿佛也是一个夜游神。犹豫不决又兴奋不已。我想跟母亲说说。自从那晚父亲教我怎么申请邮箱后,最近一个月内我跟母亲很说了几次话。每次我主动地找母亲说话时,她总是努力地克制激动不已的情绪,手微微地抖着,脸微微的笑着,泪光微微的浮着。我努力不去看她,我怕我又不想理她。害她白高兴一场,也害我又后悔伤心一回。
    我在黑暗的客厅里转来转去。母亲房里一片漆黑。现在是凌晨三点。只有我在这黑而寂的夜里孤独流浪。沮丧犹如一把锋利的刀将我的兴奋一点一点割去。又让我见了它血淋淋地伤痕。无名火让我气哼哼地正准备回房使劲拍打键盘时,母亲悄没声的开了房门走出来,我苯丁酸氮芥似乎还从缝隙里听到了父亲的鼾声。我没理她,转身进了自己的房门,却没将门用脚踢上。我知道母亲会跟着进来的。
    果不其然,北京白癜风专科医院在哪里我刚坐在电脑旁,母亲笑盈盈的端着一杯牛奶走了进来。“小梅,是不是想让妈给你做参谋?”
    我指指电脑,对她说:“我以前传丢的一份,别人又给传回来了。”
    “那很好啊。得谢谢人家。”
    “可他叫狗蛋!”我恨恨地说。“并且我说我有病,他说他没病!(邮箱名)”
    “啊?哈哈~~~~~~~”待看清我俩的邮箱名后,母亲实在忍不住笑了起来。
    母亲有多久不曾这样开怀大笑了?我见她笑得这么开心,刚刚的怒火在母亲的笑声中消散无形。我也嘿嘿笑了。没想到我刚一展笑声,母亲反倒哭了起来,她无声地从后面抱着我,哽咽地说:“小梅,你知道妈每次都是在叫你笑梅吗?妈希望你是一棵独立寒风,也能忍受凄雨霜冻的侵袭,还依然笑颜常傲的梅呀!!”我僵了笑,心中澎湃,无语。母亲拍拍我的头,默默地走了。
      
    (三)
    我总爱用‘我有病’的邮箱给‘我没病’的狗蛋传邮。因为感激他将我弄丢的鬼画符又传了回来,那晚听了母亲的话,我触动很大。我努力的克服害怕的心里,用‘我有病’的邮箱给他传了俩字:谢谢。落款是:我有病。他第二天凌晨三点传来俩字:哈哈。落款是:我没病。
    我见他这样落款,分明是想笑我有病不成?这倒惹着了我的倔脾气。我照样在凌晨三点给他传去仨字:我有病!
    切!他居然照样给我传来仨字:我没病!
    哼哼,什么人呀!我不写我有病了。我用‘你没病’的邮箱给他传:你有病!看你把我怎么着吧?
    他依然把信传给我的‘我有病’的邮箱里:我没病。你有病。我能把你怎样呢?呵呵~~
    居然还笑得出来?气得我不行!
    从此我的生活就多了一道深夜里的争辩:在有病无病间纠缠不清。
    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给他传我画的鬼符让他看。他总是会在信头给我讲一段笑话。然后就我的鬼符谈他自己的看法。暗示我的鬼符太过沉暗。象地狱般闻不到阳光的气息。说人生哪怕是生活在炼狱中,也有阳光漏进的缝隙。而我却人为的将那一点点缝隙不是扩大而是堵塞了。每次我都看得准备发火时,他却恰到好处的停了,竟问我:看了开头的笑话,心情好些了吗?我高涨的不名怒火就这样被无声扑息。
    从秋到冬,我们传了两个月的邮了。我发现我越来越依恋上了他!吃饭时会无端的想起他的笑话而闷笑不已。跟母亲话也多了起来。看着我如此投入,母亲带了些许担心,惴惴的随着我笑,欲言又止。
    慢慢地他知道我在家里休息。便推荐一些网上书籍给我看。说快到年底了他没有多的时间陪我。并要求我一定要学会自我减压,学会自我开心。说我的邮件他会在空闲时回复。只是没有以前回复得那么及时了。请我原谅等等。说话这么客气,倒让我感到很生疏。我忽的忘了,原本我是多么在意别人言行的人啊。此刻我才知道,自己在他营造的笑话里放下的心压,如今又悄然潜入。我知道我是多疑。却改不了这多疑的毛病。我又开始在夜半时分画那阴阴的鬼符。
      
    (四)
    快过年了。一年已经过去。一年又已来到。过去的一年给了我昙花般的享受,让我留恋。新的一年并不能给我带来新的白癜风怎么能治好喜事,让我讨厌。年关越近,我越无常。我把电脑整天整晚的开着,却又不去动它。盯着墙面背景上的一挂飞瀑出神。
    我有多长时间没打开‘我有病’和‘你没病’的邮箱了呢?自从‘我没病’的狗蛋开始忙起来后,我就再没给他传过邮了。也就再也没去打开那两个邮箱。我另外又申请了无数个邮箱。每个邮箱都是在那三个字上伸展。若当时心情不好也不坏,邮箱名就在你没病、病、病上延伸。若当时心情糟糕,邮箱名就在我有病、病、病上拓展。每个邮箱名都有如深谷里的回音,在邮箱间来来回回飘荡。我只有靠这种方式糟践自己,开脱自己。欲意在这忘我的游戏中寻找到忘我的解脱。
    今年元月十八号是腊月二十七,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再过几天就要过年了。中午吃过饭后是三点。我躺在床上盯着电脑上静止的瀑布。无来由的可怜起这么恢宏的飞瀑却只能将生命的一瞬定格静止,而不是让它继续飞溅,继续跌落,继续奔腾。我想将它换掉。便从床上爬起坐在电脑前面。点开网页,原本是想搜寻墙壁背景画的,却神差鬼使地打开了‘我有病’的邮箱。里面居然有三封新邮件!最近的一封就是今天!而且是刚刚才到的!!好个‘我没病’,你还没忘了我呀白癜风是怎样引起的!我好激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东北大学 Neu.com.cn ( 沪ICP备06058577号  

GMT+8, 2019-2-18 06:41 , Processed in 0.097065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