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新白山黑水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新白山黑水的GGMM照片戏说白山黑水ID含义与您一起分享东北大学的鬼故事.
查看: 8|回复: 0

小説:拾起遥远的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2-10 16:46: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小説:拾起遥远的爱
   
   
   
    在熙熙攘攘,人们笑迎哭别,而又最容易迷失走散的旧金山国际机场,萧亦雄仅仅是下意识地一扭头,他惊呆了。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仿佛落入了梦幻, 他静立在那万头攥动的人群中,似一尊雕像。他竟然, 竟然在这异国他乡遇见了她。
    汪筠刚刚走出通道口,停立在那通向两侧宽宽的走道上。她习惯地向四周环视著。 最近三四年,她每年都来美国开会,每次都在这里转机,每次都没人接她。可是, 每次她都习惯地这样停在这里四周环视著,仿佛在等待著什么。 她左右遥望了一下,心中也不仅一阵无奈的好笑,同时也掠过一丝的失望。她定了一下神, 提起皮包向通道的另一端走去。
    萧亦雄依然呆立在那远处,凝视著汪筠那离去的背影。是她, 一定是她。虽然那当年的披肩长发已在头上盘起了一个乌黑的发鬈;虽然当年那一身的学生装素被一套米色的西式北京中科白殿疯怎么走便装所代替,但是,那让萧亦雄永远迷恋不忘的倩影,那依然略显单薄纤细的身材和那依然未变的行走姿态, 都让他一眼认出她。 萧亦雄感到一阵突起的心跳。十五年了, 这清晰准确的数字从他的脑海中猛然跳出…
      
    十五年前, 正当萧亦雄陶醉在他一生中认为最幸福的时刻,汪筠骤然地在他的眼前消失了。萧亦雄曾发疯似地到处去寻找。他不解, 他疑惑, 他痛苦, 他悲哀, 他无望...一年后,他随著出国的狂潮踏上了去国离乡的旅程。紧张无息的异国求学, 让他无暇去想那不堪回首的往事;繁忙奔波的生涯,似乎也让他从感情的漩涡中解脱出来。然而今日,当汪筠在她眼前又骤然复出时,他感到那只有在梦中浓聚不散,醒来却又不忍追忆的梦境竟然变成了现实。他突然感到过去不愿去想,是因为未曾忘却。一股酸楚蒙罩在他的眼眶,同时一片希望也满了他的心田。他抬起脚步向汪筠走去...
      
      
    汪筠显得有些焦虑地在火车站的站台上来回张望著。她那长长的直发松松地扎成个马尾垂在肩后,一件撒满碎花的丝绸衬衣罩在她那略显消瘦的身上,而一条细瘦的弹力仔裤却又恰恰地衬托出她那修长的腿。她不停地看著手表,嘴里不住地低声念叨著:“怎么他还不来呢?”
    萧亦雄终于气喘嘘嘘地从远处跑来了,手中还拿著一簌鲜红的玫瑰花。
    “亦雄, 怎么你这会儿才来呢?”汪筠脸上带著疲惫迎了过来。
    “送你这个。” 亦雄没看汪筠神色,也没顾上回答她的话,递过手中的花。“你知道吗?咱俩都被分配留校了,真棒!”他兴高采烈地说著, 高兴地都快跳起来了。
    汪筠没有吱声。这时,亦雄才注意到汪筠那显得无动于衷的表情。他凑上前去,用手搂住她的腰。“生气了,我的筠。” 他将“筠”拖地很长。“你知道吗,我是为了给你买花才来晚的呀!”
    “什么时候学的这套?”汪筠终于被他那带著顽皮洋溢著喜悦的笑脸感染了。
    “这叫浪漫,叫有诗情画意。我真得好高兴,我们不在为分离而担忧,我们从此可以永远在一起了。”亦雄说著将嘴唇轻轻地贴到汪筠的额前,顽皮的语调转成了柔情的细语:“你知道吗,这一个多月我是多么地想你。你没有留下回信的地址,也不能给你打电话告诉你这个好消息,让我等得好苦呀!”
    汪筠感到她被亦雄搂得越来越紧。她抬起头,望著亦雄那被骄阳和兴奋染红的面容。 “别这样,周围的人都看著呢。”
    “怎么了,我现在才不在乎呢?”亦雄几乎将汪筠抱了起来。“我们毕业了。这就意味著我们要最好的白癜风治疗方法走向社会,长大成人了。”而后,他又将头微微低下,嘴唇贴到汪筠的嘴唇:“难道你真的不激动吗?难道这一切不正是你所朝思暮想的吗?”
    汪筠感到亦雄那滚烫的唇,象燃烧的火焰烧著她的整个心身。她不敢再去看亦雄那充满了快乐,幸福和爱的目光。她想哭。突然,她伸出双臂,不顾四周的目光,一下搂住亦雄的脖子,并将头倚在亦雄的胸前,喃喃地说:“我不是不激动,而是早就认定咱俩会留在北京的。”
    亦雄爽朗地大笑了起来。他松开汪筠,双手牵住她的手,用一副极为自信的口吻吹嘘到:“那当然。就评咱俩这样的伟大人物,就评咱俩的成绩和能力,这么出类拔萃,不留咱俩留谁呢?”
    他笑著,笑的是那样开心,象个天真无邪的孩子。没等汪筠搭话,他又将声音放低,神秘地用手指著汪筠说:“不过,这回你想试探本人对你的爱是否忠贞不渝的阴谋落空了。哈哈…我再也不用向汪筠小姐扣心发誓,”他绷起脸,用手按住左前胸,“无论你分配到哪里,我就毫不犹豫地,坚定不移地跟你到哪里。可是这回,”亦雄又将汪筠楼住,“是你跟著我了,驻守北京了。”
    看著亦雄那高兴的手舞足蹈的样子,听著他那喜笑颜开的话语,汪筠的心就越收得更紧。但同时,她也就越在心底提醒自己,这次回来,不是来悲伤的,而是要和亦雄, 这个同窗五载,让她牵心锁魂,让她最爱的人快乐地度过这最后时光的。她定了一下神,将悲伤和苦楚埋在心底白癜风治疗方案,让笑容浮上了她的脸上。她爱昵地瞧著亦雄。“就知道瞎吹瞎贫,”接著指著地上的行李说:“别在这耍猴了,还不赶快帮我提行李。”
    亦雄这时才连忙收住全身洋溢的喜悦,拍著脑门说:“你看看,高兴的差点儿忘了你的行李。”
    在走向车站出口的路上,汪筠突然地问:“亦雄,我信中让你办的事情你办了吗?”
    亦雄边走边侧过头来,遇见的是汪筠那双美丽带著羞涩而又含情脉脉的目光。一股欲望,一股自从接到汪筠的信后,就常常涌起的欲望,让亦雄恨不得马上将汪筠抱起来。但他还是控制了自己,装傻地回问到:“什么事呀?”
    “你说什么事呀!”汪筠的脸一下子红了。
    “我真的没注意到你信中让我办什么事了,只记得你写的回来日期和火车时刻。”
    亦雄继续演著戏。汪筠听后竟有些急了。“我信中不是让你...”
    亦雄终于被她那从未有过的表情逗笑了。“办了,我的亲爱的。”
    他不忍再骗她了。他告诉汪筠他父母两星期前已经去美国探望他那即将临产的姐姐了,估计至少要呆三个月至半年。所以,他父母那套三居室的房子就完全由他俩使用了。
      
      
    萧亦雄加快了脚步,在人群中穿梭著。他的眼眶有些潮湿,他的心在剧烈的跳动,他的思绪在脑海中胡乱地翻腾著。他遥望著汪筠的背影,盯著她那也逐渐加快的步伐。一幅画面又闪现在他的眼前...
      
      
    “你要干什么?”汪筠猛然停下,扭头瞪著跑过来的萧亦雄,口气中带著一种警备,神色里露著一丝恐慌。
    “请问,你是今年医学院的新生吗?”萧亦雄看著这个梳著两把齐齐的小刷子,穿著一套崭新的白衣灰裤,模样不过十五,六岁的外地小姑娘,热情大方地询问到。
    汪筠定了一下神,那原本就明亮硕大的眼睛睁得更大了。她记得父母和老师的叮嘱,大城市人杂,千万不要和陌生人搭话,不要跟陌生人走。
    “你问这个干什么?”未等这句话出口,汪筠的警觉和恐慌就从萧亦雄那被骄阳晒得通红,汗流满面的面孔,和那双诚挚无邪的目光中消失了。
    “我是… 你是…?”
    “噢,我叫萧亦雄,也是今年医学院的新生。”亦雄爽朗地自我介绍了起来。“我是北京人,早报到了几天。所以,我们一些北京新生负责在车站迎接外地新生。”亦雄注意到汪筠那依然充满疑虑的神态,他扭头指向远处。“不信你看那边的牌子。”
    汪筠朝他指的方向望去,果真有个写著“欢迎医学院新生”的牌子立在那里。同时,那里也已经站著一些带著大箱小包的新同学了。她迟疑了一下,但还是谨慎地告诉了亦雄,她是医学院的新生。
    “来, 我帮你把行李拿过去。”亦雄主动地拿起了她的行李。
    “不用了,我自己行。”汪筠显得有些不好意思。
    “不必客气。”
    亦雄背起了一个大包,双手有各拎起一大一小的箱子。汪筠双手空空地,跟著亦雄向那牌子走去。她后来告诉亦雄,她对他的第一个印象,就是他向个大哥哥。
    象是命运的安排,他俩竟是同班。真是天赐的缘分,他俩双双坠入了爱河。在大学第二年的秋季,在一个秋凉风爽的夜晚,他俩互诉了钟情。那时他近二十,而她刚过十九。亦雄记得清清楚楚,在故宫后门的护城河畔,他俩依偎著望著那秋夜的明月和那被月光映得粼粼闪闪的河水。
    “亦雄,你在想什么?”汪筠轻声的呼唤打破了那宁静的夜,也将亦雄从那遐想中醒了过来。
    “我没在想什么,我在感受,”亦雄转过身顺势用双手搂住汪筠的腰,并将她的身体拢到自己的身前。他将脸贴到汪筠那散发著幽香的长发上,目光注视著远方。“我在感受著一种幸福,一种盼望已久,却又意想不到的幸福。”亦雄停顿了一下,双手捧起汪筠的脸,神态郑重地接著说:“真的,从我刚进大学的时候,我父母就反复地告诫我,不要太早谈恋爱,以免影响学业。我也这样不断地要求自己。可是,不知从何时起,我发现自己被你迷住了。每次走进教室,我的目光就情不自禁地寻找你。哪天如果没能见到你,或没能和你交谈,或没有机会走到你的身旁,我就感到坐卧不安。”亦雄将手从汪筠的脸上移开,又去搂住了她的腰,目光却始终注视著汪筠。他似乎感到那压抑已久的感情铡门要崩溃了。他继续向她诉说:“当我发现我对你的迷恋从朦胧中出来,变成了清清楚楚爱的时候,我犹豫了,我彷徨了。我真的曾试图从那感情的漩涡中自拔,但我不能。筠,你知道吗,你折磨了我许久,你叫我无法专心读书,你叫我夜不能眠。每当我的心告诉我去向你诉说时,软弱和虚荣却又胜过我的勇气,直到今天…”
    没等亦雄说完,汪筠突然扬起她的脸,用唇堵住了亦雄的嘴。她将双臂紧紧地搂住亦雄的脖子。“亦雄, 不要再说了。”沉默,仿佛整个世界都坠入了无声。只有他俩的两颗心在剧烈地跳动。
    “亦雄,”不知过了几秒钟还是几分钟。汪筠将她那被烧得滚烫的唇移开。“我就象是在梦中。我真不敢想象我会在你的怀抱里。”汪筠的目光是那么的专,语调变得更加的娇柔。“不要笑我。 如果说从我第一次在车站遇见你的时候就爱上了你,未免显得太荒唐。但就在那时刻,我的心里就萌发了一种特殊的感觉却是真实的。可是,我从来没有奢想过爱你,也从来没有奢望过被你爱。尤其是,当我从同学们口中得知你有一双当名教授的父母时,当我看到你那永远充满著豪爽自信,在任何场所都能侃侃而谈成为中心人物的能力时,再加上你那出色的学业,让我心中产生的只是一个□慕,一种敬佩。”汪筠的手在亦雄的背上轻柔地滑动著,目光却变得严肃。她接著说:“尽管你显得为人随和,笑口常开,但我在若隐若现中总能感到你有一种高高在上的优越感。如果不是今天你向我吐出你的情感,我真不敢想象我有胆量和勇气向你诉说这些。”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东北大学 Neu.com.cn ( 沪ICP备06058577号  

GMT+8, 2019-4-26 16:34 , Processed in 0.184312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