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新白山黑水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新白山黑水的GGMM照片戏说白山黑水ID含义与您一起分享东北大学的鬼故事.
查看: 4|回复: 0

一顿午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2-11 04:04: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顿午饭
      
   
    《一顿中午饭》
    (短篇小说)
      
    供电局要举办一次安全讲演活动。北城远郊供电所里的十几名农电员工中,因我的语言表达有力较强,所里就让组长小田和我参加安全讲演活动。
    我接到通知太晚,连兰色的工作服都没顾得换,组长小田就摧促我上车了。他说你穿着咱供电系统印有国家电网的工作服上台讲演,更能代表咱供电系统一线员工的形象。
    我平时是很少去供电局的,要不是经常到局里来的小田领着,复杂的供电局办公机构中我是连东南西北都找不见。更不要说找演讲的的礼堂了。
    我是最后一名讲演的。演讲还算顺利,就是演讲完以后口渴得要命。后台倒是有开水桶,可是一次性纸杯子用完了,小田说算了!人家都散了,到那里要杯子去,咱马上出去吃中午饭,饭馆里有的是茶。我一想,田组长说得也对,就强忍着嗓子的干渴,和他一块到供电局外边的找饭馆。
    小田确实是个局里熟,从供电局走出来时,好多人都和他相互打召呼。小田说他不但对局里人事很了解,对地里环境也很熟,吃啥饭听他的,他能知道附近那个饭馆炒的菜特色!他说这儿有一家地地道道川味炒菜,很有特色。局级领导经常光顾,我们今天中午就去那家饭馆开开洋晕。
    我当然高兴至极,便问小田;“那儿有茶水吗?”
    小田说:“笑话!不但有,而且还是免费的呢?”
    我说:“那太好了,快走,到那儿先让人喝一点水!”
    小田说;“你不管,到了先让服务给你倒一壶茶,你一个人喝!”
    我说:“那太好了,但是要温的不能太烧了。”
    小田说;“好了好了!就让服务员给倒凉白开水。你满口喝行了吧!还没吃呢你不停的喝!喝!喝!不怕人笑欢。我现在肚子饥得直想那纯正的川菜哩!”。
    经小田这样一说,我的肚子倒也饥饿起来了。饥饿压倒了口渴,嗓子立刻比刚才湿润了许多。
    出了供电局的大门,小田带着我一路小跑儿,在饥渴的交迫下,终于来到了小田所说的那家饭馆。
    这家饭馆不太大。门面上和一般的饭馆没有什么不同。分楼上和楼下营业,楼下是小吃,楼上是炒菜。饭菜的味道可能象小田说的那样,来楼下吃小吃的人顾客非常之多。小田在前,我在后,是好不容易挤到楼梯口的。
    小田提前把这里炒菜的味儿说得多么的好,现在,又真正的闻到了这里的饭菜之香,加上嗓子的干渴,我是连上楼梯的劲都没有了。
    我扶着楼梯扶手缓了一会儿劲儿,一步一步上到了二楼。
    小田要比我快得多了,我刚到二楼口,他已经在围着桌子吃饭的人中间转过来了。
    我想着小田已找好了座位,过来是领我的,于是,大老远的我就对着他喊;“位子找到了没有!凉开水倒好了没有!”
    小田却用手不停的对我打着向后转的手势。
    我一看就明白了,他的意思是没位子了。
    我就喊道;“好不容易上来了,没位子了咱喝口水等一会儿嘛!”
    小田快步走到我面前。神密的压低声音对我说;“不要喊了,快下!快下!赶紧下楼吧!”
    我问;“咋回事呀?”
    小田说;“咱在这儿吃不成了!咱在这吃不成了,”
    我很纳闷,出来和你到局里来参加演讲活动,又渴又饥。你说这儿有好吃的,跟你绕了这么多的路。好不容易到了吃饭的地方,你却又说这吃不成了,这到底是咋回事呀?
    我就问;“这么多人都在这吃饭,咱们为啥吃不成呢?”
    小田忙说;“哎呀!你不敢喊!你不敢喊吗!有熟人在这里呢!”我说;“有熟人怕啥呢?”
    小田说;“不是的!不是的!”
    我说;“我明白了,你是没有带钱。不要紧,我带着呢!”
    小田说;“哎呀!不是没带钱,不是没带钱!咱先下楼我给你说!”
    我也来气了说;“你不说清我不下楼!”
    小田把声音压得低低的说;“咱供电局的局长在那张桌子上坐着等菜哩!”
    我也不由得一楞!要是真的局长来这儿吃饭,咱碰上了也就是有点儿太那个了。可是,我确实是再走不动了,小田能认识局长,我又不认识,局长也不一定能认出咱们来。
    想到这里,我就对小田说:“局长在这儿怕啥哩!他吃他的,咱吃咱的吗!”
    万没有想到的是一直在我们女同胞面前以敢说敢为、以领导身份自居的小田却说;“好!好好好!你要在这儿吃,你就在这儿吃吧!我就走了。”
    小田说着就要下楼。
    我一把拉住小田说;“你咋能说我硬要在这儿吃饭呢?明明你说这儿的饭特色,硬叫我来的!他局长在这儿咱就不能在儿吃了?”
    小田见我这样说,他越急了,硬摔开了我的手,一溜烟似的自个儿跑下楼去。
    我恨不得拧小田两把。但又渴又饥、又饿又累、又无气力,眼巴巴望着小田跑下楼挤进吃饭的人群中出了饭馆的大门北京专门治疗白癜风的医院
    小田的这种做法简直令人气愤至极,下一次打死我也不和他一快到供电局来了。
    这时我身后有人用和蔼口气说道;“哎中科白癜风微博!同志!睢你穿的这身国家电网的工作服,象是咱们下边供电站的员工吗?”
    我断定他是在问我,因为,吃饭的人里边就我一个人穿的是供电系统的兰色工作服。我忙转过一看,一个约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用眯着的眼睛和善慈祥的看着我,从他的目光中我感受到了善意,这个人很是面熟,象是在那儿见过,却怎么也想不起来。我一面想一面本能的点了点头说;“我是北城远郊供电所的,中午到供电局参加安全演讲来了!”
    那个眯着眼睛的人说;“那太好了!咱是熟人吗!走!一块吃个中午饭!”
    说着,他不由我分辩,拉着我的手走向中间那张已经坐了七八个人的饭桌。他对桌旁的几个人介绍说;“来来来!这是北城远郊供电所的熟人,咱们一块吃饭吧!”
    桌旁的几个人对拉着我过来的那个眯着眼睛的人相当客气,他们马上起身,让坐的让坐、倒茶的倒茶。
    我见了茶水,再也不想动了,只好将错就错的当一回熟人了。
    我端起小茶盅,一大口就喝完了。
    眯着眼睛的熟人忙对服务员说;;“快!快!这位同志中午演讲口渴了!快倒茶呀!哎!你不是还来了一位吗?打电话叫过来一块吃饭吧!”和他一同来的那些人也应和着;“对!打电话叫过来一块吃好了。”
    我只好拿出手机与小田联系,可咋说小田就是不过来。
    眼睛眯着的人说实在不过来了,我们就吃饭吧。
    我实在是饿了,也顾不了许多,狼吞虎咽的和那个似曾相识,又不相识的眯着眼睛的“熟人”和他的朋友们,吃了一顿正宗川味儿炒菜的午饭。
    年底,全供电系统在供电局又召开安全演讲评比大会,所里仍然让小田领着我去参加。
    大会台上前就坐的最中间的那个人我很是面熟,似曾相识。我仔细一看:哦!眯着的眼睛,那次在供电局旁边那家川菜馆的二楼去吃中午饭时小田跑了后,正是这个眯着眼睛的熟人拉着我和他的朋友们一块吃的那顿正宗川味炒菜的午饭呀!
    我问小田;“小田!你对咱供电局的领导熟,你说台上前排最中间的那人是谁?”
    小田说;“哎呀!你连那人都不认得,那就是咱供电局的局长!”。
    我内心震惊了,供电局的局长!不能吧?他咋能和下边的员工一块吃中午饭呢!北京中科白殿疯医院可是那顿中午饭他确实是把我当做熟人一块吃的呀!
      
      
    (完)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东北大学 Neu.com.cn ( 沪ICP备06058577号  

GMT+8, 2019-4-20 16:23 , Processed in 0.106570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