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新白山黑水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新白山黑水的GGMM照片戏说白山黑水ID含义与您一起分享东北大学的鬼故事.
查看: 3|回复: 0

一把破吉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2-11 13:45: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把破吉他
      
   
    1,演唱会上的声
    在演唱会接近尾声时,台上原来正抓挠着六条弦,甩着一头乱发唱着歌的郭甫成忽然将电吉他高举过头顶,将其在猛地往上一顶的膝盖上摔得粉碎.同时,他身后的鼓手等人也停下了手头上的活,捡起地上的吉他碎片就往人群中甩去.
    要知道,摇滚乐迷对摇滚歌手的崇拜往往是死心塌地的.当下里,碎片跌落处,乐迷们前拥后挤,争着去抢那碎片.
    就在这时,接连的几声声自后排座位上响起来了!几发便带着”嗖嗖”的风声,朝舞台上飞去!
    立刻就有被声吓坏的人朝各处的门口涌去..
    人们被声吓了一跳,随即见到台上的歌手身体猛地一震.都以为他吃了,不料他却在身体往前一俯,腰也弯成一把弓后将腰挺直,有顺手将左手还握着的那个琴头往前排座位上一甩.
    随后,他假装镇定,甩了甩头发,跳下舞台来与观众握手.
    谁都知道,他这样做的目的在于用观众为自己作掩护.这样一来,手难以见到他,无从对他射击.
    他刚才甩下来的琴头刚落地,他的坐在最前排的经纪人罗生就一伸手将它捡了起来.这东西刚好落到他脚边.
    可刚等他把琴头捡起来,坐在第二排的一个素牙仔就把它抢了过去.当他这样干的时候,他的向前猛扑的上身把正坐在他前边的站起身来正要逃跑的某唱片公司老总撞得向前扑倒在地.
    这老总也有六十上下了.因为有权有势之故,他一跌倒,与他同坐在前排贵宾座上的几个女歌手便立刻冲过来扶起他,装腔作态地说起”有没有伤着之类“的话来.实际上,她们都和他搞男女关系.这她们中便有郭甫成的旧女友.
    这时,郭甫成一边走动,一边与那些狂热崇拜他乃至听到声都不逃跑的歌迷握手,正来到老总的面前.老总已在几位靓女的掺扶下坐回到座位上去,捂着后背一个劲地叫痛.
    看来,一时半会儿他是动不了身逃跑了.
    “我以为你也学那些年轻人一样来抢我的烂吉他才摔倒的呢.”郭甫成很带有讥讽口气地说道,同时向老总伸出右手去.
    老总则忍住腰的疼痛,从座位上站起来,很勉强地和他握了握手.
    就在这时,老总发出了一声惨叫.同时,他背朝天扑倒在地.
    原来,他后背上中了,弹孔处血正不断地向外涌.
    郭甫成感到了自己的危险,立刻趁乱冲回后台化妆室去.
    这里有必要将歌迷们抢吉他碎片的情景描述一番.素牙仔抢到琴头后,先是将琴头狂吻一通,然后就将它挥舞在空中.
    明星物品可真是热煎堆,坐在素牙仔附近的歌迷便纷纷越过座位来抢他的琴头.在抢夺中,他脸上背上好象挨了不少的拳头和巴掌.最终,琴头被一个戴眼镜的高瘦青年抢了去.他原来坐在素牙仔的正后方.
    于是,歌们又去围攻那个四眼仔了.四眼仔则用他原先摆放在座位上的外套把琴头卷起来.就在这时,老总中了,而且此过程中,没有人听到了声.
    在混乱中,四眼仔刚抢到手的琴头又不知被什么人抢了去有什么可以治白癜风.
    2,关于作案
    “罗生,刚刚我在台上差点中了弹.”郭甫成指着他腰上还吊着的一块琴木,对他的经纪人说道.
    罗生凑过头去往那琴木上一瞧,只见在琴木上大出了深深一个洞来.翻过琴木的背面,他更惊奇地看到,在琴木的背面上露出了半个头来,几乎把琴木打穿.如果的威力再猛一些,郭甫成就要吃了.
    “他们刚刚往台上开了几,我指的是老总倒下去前的那一阵声?他们的威力好大呀.”罗生瞪着一双惊奇的眼睛,问道.
    “就算他们的再厉害,也伤不了我.我早穿了避弹衣.”郭甫成咽了一口口水,明显在掩饰自己的恐慌.
    莫非对于刚才的击案,郭甫成是早有预谋?又或者击案就是他安排的?
    郭甫成要杀老总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他从前的女友如今成了老总的玩物,他极有可能在醋意的驱使下谋杀老总.
    但要是这样的话,手为何要对他开呢?难道是为了避嫌?
    “快把这块烂木板丢下,来喝杯茶定定神吧.”罗生给他一杯茶,同时把化妆室里的人赶了出去.
    于是,化妆室中就只剩下他们两个了.
    这个化妆室是紧贴着舞台的大屏幕而建的,以木质的大屏幕为其中的一堵墙.如今,这堵墙上着上了四个弹孔.
    十分钟后,警方驾到案发现场.这时,老总已被送到了医院.
    警方在向在场人员了解了案发过程后,在现场搜索了起来.这时,被抢了琴头的四眼仔披上他的则从座位上拿起他的外套,悻悻离去.
    探长来到后台化妆室中,与郭甫成和罗生大了个招呼.
    “这东西也许对你有点用,探长.”罗生边说边指着那块几乎被射穿的琴木,说道.
    “这的威力看起来好厉害哟.”探长见了那从琴木背面露出半个头来的,惊叹道.
    随后,警方又在后台中搜获了四颗外型外形完全相同的,大屏幕上的四个弹孔就是这四可大出来的.它们与打入琴木中的也是完全一样的.
    随后,探长赶到了医院里.
    老总果然没死掉,医生从他的肺里把挖了出来.这与在演唱会现场拾获的五颗是一样的.
    但从他身上所受的伤看来,又不象是为这一种强威力所伤.你看,这一种几乎能把厚厚的琴木射穿,它怎么就不能将老总的身体射穿呢?而且,老总的身体距口的距离比琴木离口的距离还要近一些呢.
    探长作了以下几种推测:一,打中老总的那一颗恰好是强威力里的一颗劣质,所以威力较小;二,打中老总的那一颗被偷换了,由威力小的换成了这一种;三,打入琴木和打穿屏幕的那总共五颗被偷换了,由另一种换成了如今的这一种.
    探长将他的想法告诉他的助手,他的助手一听完,就把第三种推测否定了:”第三种推测不大可能吧.打入琴木内的必为一强威力,被偷换的我看只有可能是打入老总体内的那一颗.我猜那是有人做了手脚,将弱威力换成了如今这种强威力.”
    “你分析得也不无道理.但你忽略了一种情况的干扰,那就是打如老总体内的那一颗可能是强威力里的一颗劣质.假如这一种情况属实,那么打入伤者体内的应该买被换过.但即使是在这样的前提下,打如琴木内和打穿大屏幕的五颗仍有可能被换过,由另一种强威力换成如今的这一种强威力.”探长心中有数,一下子就反驳了回去.
    “刚刚的确是我想错了.那么,换的人又怀有什么目的呢?无非是想嫁祸与人.那就是说,有两批人参加了击案.”助手说.
    探长点了点头,说道:”如果打到舞台上去的五颗被换过,那么换走的只有可能是郭甫成和罗生.还有,郭甫成很有可能就是谋杀老总的策划者,乃至实施者.我怀疑他抛到台下去的那个琴头是一件秘密武器.他很可能在琴头里藏了个发射口.”
    想来也不无可能,不然他怎么故意将琴头抛到罗生面前来呢?那么素牙仔和四眼仔又是否是他们的同伙呢?
    3,两个可疑人物
    若琴头真为发射器,那么凶手极有可能是四眼仔.而从四眼仔手中抢去亲头的那一个人,则可能是替他销毁罪证.
    第二天,探长得知了素牙仔和四眼仔的来历,把他们召到了警局.
    "你们为什么要那么起劲地去抢那琴头,是受了人家的指使吗?"探长问道.
    "什么?抢偶像的东西用得着人来指使吗?"素牙仔口水花四溅,露出斜伸出来的一排上牙嚷了起来.
    "可你们知道吗?这琴头是件秘密武器呢."探长故弄玄虚,蹙了蹙眉,试探他们道.
    话音刚落,四眼仔的脸色就变青了,并且把眼光侧到一边,故意不去看探长的脸.
    探长当然注意到了这一点.当下里,他把他们两个放了,并下了跟踪四眼仔的决定.
    四眼仔是踩单车来的.这为探长跟踪他提供了很好的机会.
    探长扣上他的鸭嘴帽,把帽沿按得低低的,又把套在外面的风衣脱下,露出里面的T恤来.这样伪装一番后,他骑上单车跟在了四眼仔后面.
    四眼仔径直回了家.他的家坐落在旧城区的一个宁静而古旧的居民区里.一到他家楼下,他就三步作两步冲上了楼梯.
    他的家在五楼上.从对面楼的天台上望过去,刚好能看见他家里.
    为了监视他,探长就上了对面楼的天台.
    四眼仔一回到家,就把一个拜神是用来烧纸钱的铁桶搬到了客厅中央来.接着,他把昨天晚上穿过的那件外套取了出来.看样子,他是要把这衣服烧掉.
    这件外套必定与老总的被行刺有关!
    想到这,探长立刻捡起一块砖头,朝四眼仔家的阳台窗户上扔去.顿时,一扇玻璃窗被砸碎了.四眼仔一惊,外套从他手中跌落.
    "停下来!"探长对他喝道.
    四眼仔这才注意到探长一直在对面楼监视着他.他绝望地一屁股坐在了地板上.
    探长则风一般冲下楼,又登上四眼仔所住的那懂楼的楼梯.转眼间,他就来到了四眼仔的家门前,敲起门来.
    四眼仔立刻把门打开,显然他知道逃避不是办法.
    "那件外套呢?"
    "在那边,我把它撕烂了."四眼仔满脸苍白,颤抖着的唇边泛起一丝带着惊恐的冷笑来.他的喉里正嘶嘶地喘着气.
    探长往客厅中一看,果见那外套被扯成了一堆布条,散乱在地上.布条旁有一把剪刀.
    为何这家伙要将外套撕成碎片呢?他可能是想将物证分成好多部分,然后将其中有助于破案的部分藏了起来.
    当下里,探长试图将那些碎片在地上拼起来.根据布条上的花纹的向导,探长很快就在地上几乎将那件外套再现了出来.
    接下来,探长就仔细观察起接口处的花纹来.结果发现,有一处接不上.这就是说,这一处的布条被藏起来了.
    "你把其中一条布鞋条藏哪里去了?"探长大声问道.
    "我把它烧了.你闻不到这屋里有一股少焦的气味?"你看不到地上有炭灰?"四眼仔仍只是冷笑.
    探长用力一嗅,果闻到一股炭味.随即,他有在地上看到一点炭灰.
    但探长又觉得不对劲了.因为缺失的布条燃烧后决不只留下这样一点炭灰.看来,四眼仔并未来得及将那布条完全烧掉.
    "你老实点,我知道那布条是还没烧完的.烧剩下的藏哪里去了?"探长一怒之下,揪住对方的衣领,把对方扯到自己跟前来.
    同时,四眼仔的衣角也往上一提,一截布条从他的裤头露了出来.
    探长当然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伸手就将那布条扯了出来.
十月中科白癜风专家会诊   一看,布条上有一个洞,估计是打出来的.
    四眼仔惊的双脚一软,跪倒在地,颤抖着声音解释道:"我也是昨天晚上回家后才发现这个洞的北京中科医院在哪里.它应该是打出来的.我也不清楚它是怎么被打出来的.我只记得,我曾用它包裹过那个琴头.今天早上一听你说那琴头是秘密武器,我就怕了.我怕我被强说成杀人凶手,所以我想把这件带弹孔的衣服烧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东北大学 Neu.com.cn ( 沪ICP备06058577号  

GMT+8, 2019-2-20 19:28 , Processed in 0.155637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