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新白山黑水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新白山黑水的GGMM照片戏说白山黑水ID含义与您一起分享东北大学的鬼故事.
查看: 6|回复: 0

七月下河去游泳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2-12 07:39: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七月下河去游泳
      
   
    七月下河去游泳
      
    七月的天,烤人的太阳高高地挂在天空,阵阵的热浪不断地向我们袭来,热的人连气都喘不过来。
    星期六的下午,我们几个同事相约到湖边游泳。我虽然有些许犹豫,但最终还是拗不过大家,欣然前往了。
    湖中到处挤满了人,前来游泳去暑的人还真不少。大家高兴地在水中畅游着,扑腾着,戏玩着,人头济济,水花四溅,好一派欢快酣畅的景象。
    我把全身都浸泡在水中,微闭双眼,惬意地呼吸着那特有的略带草腥味道的空气,象似沉浸在一个清新的梦幻之中。
    当我睁开双眼,准备放开手脚去游水的时候,突然看见不远处有一个漂亮的女孩,那优雅的泳姿,真象一个快活的小青蛙。只见她的头有规律地一起一落,她身后的湖面上还漂着一对长长的辫子。
    我的心猛然一阵悸动。……
    我的思绪突然回到了那遥远的水乡,回到了那个令人悚惧又令人难忘的时刻。……
    那已是三十年前的往事了。那时的我,还是个天真的充满梦幻的十七岁的小女孩,在苏北水乡插队落户。
    那也是一个酷热的夏季里的一天。中午收工后,我们几个女知青从田里回来,身上又脏又臭,再加上暑热难耐,因此回到家顾不上吃饭,就急着要到屋后的小河里去游泳。说是游泳,实际上也就是在河里洗个冷水澡而已。
    我和知青小卫本来就会游泳,泳技也不错,下水后,我们就自顾自痛快地在中医治疗白癜风费用河里游来游去,还不停地互相戏水打闹。另一个知青小冒,看见我们游得那么开心,忘记了自己是刚刚学会游泳没几天,她一时兴起,一个猛子就往水里扎。
    她这一扎,可出了大事啦。当我们游兴正浓时,突然,听见一声“啊!……咕噜噜……”的叫声,随之而来的是一阵“扑腾,扑腾”的拍水声。我循声望去白芷面膜,只看见小冒的头白癜风品牌影响力单位在河面上一起一落,她周围的河水一片混浊。怎么回事?我和小卫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都不约而同地向她的方向游过去。
    我睁着双眼在水中寻找着。已经游到近前了,我已经能够清楚地看见小冒她正在胡乱地挣扎着,我这时才知道她可能是呛水了。她毕竟是不会游泳啊!
    终于,我一把抓住了她的一只手,随之而来的小卫也摸到了她的另一只手。谁知,这时却发生了我们谁也没有想到的意外。慌乱中的小冒在拚死的挣扎中,拚死地将我和小卫紧紧地抓住不放,我们三人就在这一片慌乱中紧紧地、紧紧地抱成一团。而此时,我们突然都感觉到,脚下已经踩不到底了。
    我们互相撕扯着,彼此挣扎着。……慢慢地,慢慢地,我觉得自己的头好象昏沉沉的,双眼变得模糊不清,胸口好象一块大石头压着透不过气来,两条腿好象满灌了沉重的铅一样不听使唤。欢乐新春白癜风专家出诊啊!我快要不行了!我快要死了!谁能来救救我?谁能来救救我们?
    在昏昏沉沉中,一股强烈的求生欲望油然而生,我使出我最后的、所有的力量,猛的一挣,终于从三人的包裹圈中挣脱出来。一脱离了包裹圈,我立即浮出了水面。啊!外面的空气多好啊!外面的世界多好啊!我顾不环顾周围的情况,拚命地、贪婪地、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我让自己仰浮在水面上,放松一下已经麻木的四肢。
    “这是在什么地方?发生了什么事情?”我的脑子一片混沌。
    “不对!好象是建秀呛了水啊!我该怎么办?”我的意识渐渐地、渐渐地开始恢复。
    我的眼泪顿时涌流了出来,戴着眼镜的我已经什么都看不见了,我的脸上已经不知是河水还是泪水了。我抹了抹眼镜上的水,拚命地双脚踩着水,努力地睁大了双眼四处寻找着建秀的身影。
    那是谁?不远处冒出一个人的湿漉漉的头。原来是小敏,小敏也和我一样,从包裹圈中挣脱了出来。我们俩互相对视着,足足有好几秒钟,什么话也没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突然,小敏指着我的身后大叫着:“在那儿!在那儿!”我机械地转过身一看,我身后不远处的水面上,漂着一对长长的我所熟悉的辫子,“是她!是建秀!”我的心狂跳不已。我们俩不顾一切地同时向她游了过去。
    我们俩一人抓住建秀的一条辫子,拚命地划着水,一起往河边游过去。奇怪啊!建秀竟然能随着我们一起游动起来呢!不一会儿,我们的双脚终于踩到了坚实的河底,人也随之站立起来。
    原来,这条小河并不宽,只是因为中间是个锅底塘而已。建秀因为不太会游泳,也不知道锅底塘的情况,当她一个猛子扎下去要换气时,一脚踩空后慌了神,才呛了水。
    我们俩将已经人事不醒的建秀的身体翻过来,一人拽着她的一只手,把她拖到了河岸边。这时的我们已经是筋疲力尽,根本没力气爬上河岸了,只会靠着河岸边大口地喘着气。
    小河对面的理发店的师傅,是最早发现险情的。他走出屋子倒水时,发现我们在水里撕扯成团,就丢下手中的脸盆,立即跑去找人,还一边高喊着“救人啊!救人啊!”
    生产队的陈队长和老乡们得知消息后急急慌慌赶来,迅速把已经昏迷的建秀抱上河岸,背到我们的屋里进行急救。而那时的我,已经完全不知道他们来了以后都说了些什么?做了些什么?我不知自己是怎么从河里上来,又是怎么回到自己的家。……
    突然,一阵钻心似的疼痛,使我从昏睡中醒来,原来是有人在给我针灸呢。我缓缓地睁开双眼,只见四周聚满了生产队里的老乡。“她醒了!她醒了!”我动了动身体,全身仿佛是睡在一堆棉花垛里,软绵绵的没有一丝力气。我的脑海里慢慢地闪现出我们在水中的那个可怕的一幕,“噢!建秀呢?建秀呢?”我的眼睛向四处寻望着,啊!我的眼光落在堂屋间的地上,那里放着一块门板,而那门板上竟然躺着一动不动的建秀!“她死了吗?她死了!”我伤心地放声大哭,随即又昏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我才从噩梦中再次醒来。我的眼睛因为哭而肿得睁也睁不开,耳朵里还“嗡嗡”作响。一个声音在我的耳边轻轻地对我说:“建秀没事了,建秀没事了,你放心吧,不要再哭坏了身体。……”我听出来了,是生产队里的妇女队长招娣在说话。我强撑着睁开了眼睛,强撑着虚弱的身体,坚持要去看看建秀。招娣和同学小王一起搀扶着下了床,走到建秀的房间,来到她的床前。
    只见建秀安静地躺在她自己的床上,仍显苍白的脸,微闭着双眼,正沉沉的睡着,原来是医生把她救过来后为了让她好好休息而她打了一针镇静剂。看着刚刚经历过那种刻骨铭心般的危险之后的建秀,不知怎么的,我的眼泪又不听话地流了出来,我平时可不是这样的呀!
    小敏也靠坐在她自己的床上,嘻嘻笑着朝我摆了摆手,“我没事。”我的一颗心终于可以放下了,我感到自己也真的是太累了,我也想好好的睡上一觉。我的眼前一黑,两腿一软,差点倒了下去,招娣一把托住了我,又把我搀扶到我的床前,让我重新躺了下来。
    在那个极左思潮泛滥的疯狂的时代,似乎许多人不能理解,我们既然作为舍已救人的英雄,怎么会又表现出与英雄那么格格不入的情感暴露呢?大可不必哭得那么伤心嘛。可是现在回想起来,我们只不过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是一个思想单纯的学生,是一个还未长大成人的半大孩子啊!
    ……
    建秀的身体经过几天的休息,很快就恢复了,已经能和我们一起出工干活了。我和建秀原本在学校念书的时候就是非常要好的朋友,经历了这番生死之劫后,我们的关系更多了一层比血还浓的姐妹情谊。
    因为此事,建秀对我和小敏一直心存感激,并且还好多次地向我们表达了感谢之情。可是,我的心里却一直心存惭愧,我曾经因为求生心切,差点儿放弃了救人或者说是差点儿延误了救人时间。
    凭心而论,我自己也不知道,在当时那个危险时刻,在我们根本不懂救人、也不会救人的情况下,自己的行为究竟是英雄行为?抑或是做人的本能?仔细回想起来,似乎很多行为仅仅是下意识的,没有多少是英雄的所思和所想。
    此后的许多天,每当晚上夜深人静之时,我们在那混浊的河水中撕扯挣扎的情景总是象放电影似的在我的脑海中久久地挥之不去,夜里还总是噩梦不断。
    经历了这次河中惊魂之后,我再也不敢下河游泳了,正象“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那样,这一不敢,就是二十多年。
      
      
      
      
      
    2005年7月8日于无锡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东北大学 Neu.com.cn ( 沪ICP备06058577号  

GMT+8, 2019-4-18 20:47 , Processed in 0.056547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