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新白山黑水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新白山黑水的GGMM照片戏说白山黑水ID含义与您一起分享东北大学的鬼故事.
查看: 3|回复: 0

坠落的明星(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坠落的明星(下)
      
   
    (七)短暂的快乐
      
    “该死,给忘了”郭傲天自言自语,车子直接开到了白晓雪跟前,“对不起,我迟到了。”
      
      
    “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呢,我打电话去你公司,你秘书说你吃饭去了”白晓雪并没有因为郭傲天迟到而生气,还甜甜的对郭傲天笑了笑,“上车吧,我们……”
      
      
    “上车?你不带美术用品了?”白晓雪打断了郭傲天的话“哈,我差点忘了”说着下车“你等我一会,马上出来。”
      
      
    波涛澎湃,任海风轻扶着他的脸,郭傲天在问自己“我到底那里做错了?”
      
      
    “你在想什么?”白晓雪轻轻的拍了一下郭傲天的肩膀说“哦,没想什么”郭傲天的思绪被白晓雪又带回了现实世界“你哭了”白晓雪轻声问道。
      
      白癜风早期能治愈
    “没有,我有迎泪的毛病”郭傲天边揉着眼睛边回答“那还坐在这里,来,到那边看看我画的画吧”白晓雪拉着郭傲天的手走到了画板前。
      
      
    蓝蓝的天空飘着几朵白云,平静的海面远处点点白帆。本来在这幅画的取景范围并没有郭傲天刚刚坐的那块礁石,但白晓雪偏偏画了进去,迎风飘动的头发,英俊略显憔悴的脸膀,深邃的目光中充满了旷古不化的哀愁与永世不消的忌恨,香烟就要烧到手指,他仿佛不觉。本属于一幅风景写生,现在被白晓雪完美的设计变成了一幅以景托人,以人带景的艺术佳作。
      
      
    “你画的是我吗?”郭傲天明知顾问的说道。
      
      
    “是啊,你看怎么样”?白晓雪天真的回答。
      
      
    “不象,不象……”郭傲天摇着头说着,没等他说完,白晓雪说了一句让郭傲天意外的话“你瘦了。”
      
      
    你瘦了,这三个字多么简单,也很平常,但它代表了多少关心,多少爱,这是每个人都明白的。
      
      
    “是吗?也许是因为最近工作忙吧”郭傲天愣了一下才回答。他们并排坐在沙滩上,谁也没有说话,用心体会着对方的心。
      
      
    天有不测风云,刹时间乌云密布,大雨倾盆而至。匆忙整理着美术工具,郭傲天拉着白晓雪向汽车跑去,就算动做快,可还是难逃“落烫鸡”的命运。
      
      
    上车的第一件事白晓雪先展开了刚才的画“还好没有花”她一边用纸巾粘着画被雨打湿的地方一边说,郭傲天看着眼前这个小妹妹宛然就是当年的梅雨萱,他很快的控制住自己的思想,说“我们吃饭去吧”郭傲天想了想接着说:“我带你去见一个人,到那里吃点好的。”
      
      
    然后他又自言自语的叹了口气说“是该看看她了,好久没去了。”白晓雪没有问要见的人是谁,反倒是郭傲天自己说了出来。
      
      
    要见的是梅雨萱母亲的姐妹,郭傲天们喜欢叫她“萍妈妈”本不富裕的家里又要养活三个孩子,梅雨萱五岁那年父亲又以外病故,生活一度陷入困境,这时“萍妈妈”出现了,她很有钱,经常送来水果衣服等生活必须品,尤其是对郭傲天更是宠爱有加。一次郭傲天因为自己的狗死了而哭个不停“萍妈妈”就把自己手上的戒指摘下来用红线串上带在郭傲天的脖子上,至从郭傲天出国后就再也没见过她了,今天突然想去看看她,吃点她亲手做的家常菜。
      
      
    汽车在林间小路上行驶了一个多小时,来到了一个小村庄,郭傲天一直不明白为什么“萍妈妈”要搬到这里来住。
      
      
    郭傲天和白晓雪提着买的东西走进了一家院子。
      
      
    雨过天晴,空气中散发着泥土的芬芳,院子收拾的很干净,几只母鸡正在地上吃食,三间瓦房屋檐下挂着一串玉米。
      
      
    “萍妈妈,我来了”郭傲天对着屋子喊道。
      
      
    “是小天吧,怎么才来啊,都想死我了”随着喜悦的声音屋子里走出了一位年近半百的老妇人,即使岁月在她脸上无情的留下了足迹,但也掩饰不了她曾经有过的风采,弯弯的眉毛,大大的眼睛,高耸的鼻梁,樱桃似的小嘴,具有典型东方女性的美感,只有花白的头发证明了时间的无情,眼角的皱纹诉说着岁月的沧桑。她没等郭傲天回答,就接着说“萱萱、小峰怎么没来啊?”边接过郭傲天手里的东西边说:“快,进屋说话。”说着拉着郭傲天的手进了屋子。
      
      
    屋子收拾的很干净,陈设也很简朴,最值钱的就要算一台老式的电视机了,炕还是热的,炕头上一只懒猫还在沉睡,一对老箱子上放着一个烟笸箩,里面有些旱烟,墙上挂着一个镜框,里面放着一些发黄的老照片。白晓雪一进屋就对那只懒猫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简直有些爱不释手。
      
      
    萍妈妈卷了一支旱烟递给郭傲天说道“小天,你什么时候和萱萱结婚啊,我老婆子还要喝杯喜酒咧。”
      
      
    “萱萱,萱萱,她上个月已经和小峰结婚了”郭傲天尴尬的回答。
      
      
    他的回答着实让萍妈妈吓了一跳,她并没有问为什么,只是干笑了两声“哈,你们在这吃点饭吧,我去做”说着向厨房走去。
      
      
    晚饭非常丰盛,萍妈妈特意杀了一只鸡,又炒了几道农家菜,当然都是郭傲天喜欢吃的。郭傲天吃的很舒服,因为他已经好久没有感受过家的温馨了,萍妈妈只是看着郭傲天和白晓雪,眼睛已经笑成一条缝了,这也是大多数老人的习惯,她们喜欢看着自己的孩子们吃自己做的饭。
      
      
    晚饭后萍妈妈拉着白晓雪的手问长问短“小天,你的女朋友真漂亮啊”萍妈妈拉着白晓雪的手对郭傲天说。
      
      
    “不是的,她是我朋友,叫白晓雪,您总是不给我机会介绍”郭傲天急忙解释着。
      
      
    当萍妈妈说白晓雪是郭傲天女朋友时,白晓雪不但没有反对,倒显的很高兴,萍妈妈当然也看出了少女的心事,她只是笑笑说:“能取到人家,是你小子的福气,就是你小子愿意,人家还不一北京看白癜风哪家医院好点定愿意咧。”白晓雪的脸有些红了,忙岔开话题问“这只小猫叫什么名字啊?”
      
      
    春天的夜总是来的特别早,郭傲天的车行驶在返城的路上,远远的还能看到萍妈妈站在村口向他们挥手,手里还拿着郭傲天留给他的两千元钱。
      
      
    皎洁的月光洒满乡间小路,路旁的泥土散发出雨后的芬芳,郭傲天打开车棚,尽情的享受着春天带给他的感觉。白晓雪没有说话,月光下她的长发随风轻摆,她真希望这条路没有尽头,时间会停留在此时。
      
      
    世界上并不存在没有尽头的路,时间也永远都不会停止,如果说世界上还有一样东西永远都不会停止不会疲倦的向前,那就是时间了。白晓雪依依不舍的走进了学校,甜甜的一笑说“注意身体噢,拜拜。”
      
      
    “我会的,拜拜。”
      
      
    (八)落花有情,流水无意
      
      
    已经是凌晨十二点多了,郭傲天办公间里的台灯还是亮着的,他在审查白天留下的文件。速度很慢,因为他根本就心不在焉,梅雨萱的影子在他脑海里驱之不尽赶之不决。
      
      
    小睡一会后,郭傲天就来到了公司。刚泡好的热茶还没来得急喝,薛俊峰和梅雨萱就来到了他的办公室,等待着郭傲天的答复“你们先交给程设计师一份请假报告,让他签字,然后再拿给我吧。”郭傲天开门见山的说。
      
      
    “程……”薛俊峰有些不相信程学志。
      
      
    “没关系,我和他好了,报告上就说要去欧洲度蜜月”郭傲天补充着,薛俊峰和梅雨萱的脸上同时露出了喜悦的笑容。
      
      
    可有谁又会了解,他们的每一的笑容对郭傲天来说都是一种伤害!
      
      
    再三表示感谢后,薛俊峰和梅雨萱离开了郭傲天的办公室。郭傲天拿着签好字的请假报告来到了张总经理的办公室。“小天,你来了,快坐。”一个略显肥胖的老人热情的说着,“这是我女儿,刚从日本回来,你抿们认识一下吧”张总指着身后的女孩说,郭傲天在出国前曾在张总生日时,见过一次张兰兰。
      
      
    当时她还是个小女生,现在已经变成大姑娘了,女大十八变,本来应该越变越漂亮,但对张兰兰来说则不然,虽然也是长发披肩,但又黑有胖的皮肤与身体,不高的格子,活脱就是张总的翻版。最可怕的还是她的笑,她竟然还笑着对郭傲天说:“你好,我们见过面的,你越来越帅了。”
      
      
    郭傲天虽已经习惯了别人当面夸奖他,但对面前的这位女士的夸奖他实在是不知说什么好。
      
      
    “你,你好”他只是吞吞吐吐的说了句你好,张总是个精明的老者,他看出了郭傲天有些‘不好意思了’就笑着说:“小天,有什么事吗?”
      
      
    “哦,我想取消薛俊峰和梅雨萱去的计划”郭傲天开门见山的说,张总并没有什么惊讶的表情,因为他一向相信郭傲天的能力,他在等郭傲天给他一个合适的理由。
      
      
    “理由有两点,第一,为了公司的利益着想,我想培养一批新人来接替‘上一代’的工作,所以应该让小军和雅思去,给他们一个锻炼的机会;第二,小峰和萱萱刚结婚,应该放他们一个长假,他们也好久没有休息了。”
      
      
    令郭傲天惊讶的是张总并没有追问什么,而是出人意料的同意了。这白癜风怎么看好件事就算这么解决了,真的解决了吗?
      
      
    “今天晚上到我家来,我有事找你谈”在郭傲天就要离开的时候,张总笑眯眯说……
      
      
    晚风凉意袭人,郭傲天开车来到了张总的家,他并没有做特别的打扮,黑西装,白领带,看来和往常一样。郊外的别墅,环境清幽,门口的灯在黑夜里显的格外耀眼。
      
      
    “小天来了,快进来,就等你了”张夫人热情的把郭傲天让进了客厅。大厅的装潢不是一般人可以想象的,郭傲天也不是第一次来了,张总正坐在客厅喝茶,看见郭傲天满脸堆笑的迎了上来,这让郭傲天真的有些不知所措了,正在这时,楼上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张兰兰跑了出来。
      
      
    “小兰,怎么这样出来见人,换身衣服去”张总呼喝着对穿着睡衣的张张兰兰说,张兰兰好象有些委屈,扁着嘴又走到楼上去了,张总拉郭傲天坐下。
      
      
    “张总找我来有什么?”郭傲天一本正经的问,
      
      
    “还不是为了他那个宝贝女儿,他呀……”
      
      
    “告诉王妈炒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郑华国几个菜,我要和小天喝两杯”张总急忙打断张夫人的话“小天啊,今天找你来也没什么事,只是最近工作忙,正好小兰也回来了,找你来吃顿便饭。”张总笑着说,张夫人白了张总一眼,就上楼去了。
      
      
    晚饭的时候张兰兰穿着一身淡紫色的紧身装下楼来,本来肥胖的身体被衣服勒的一道一道的,让人看上去说不出的滑稽。郭傲天并没有看张兰兰,倒是张兰兰不时的偷看着郭傲天,含请脉脉,是笑非笑。
      
      
    几道家常小才,别致可口,但郭傲天并没有胃口,事实上谁看着这样一个胖女孩看着他吃饭,都不会有胃口的。吃完饭张总拉这郭傲天在客厅里喝茶,张兰兰也象只老母鸡一样在一旁蹦来蹦去。
      
      
    落花虽有情,流水偏无意,是人都能看出来,张总有朝婿之意,但每次提到这事的时候总是被郭傲天巧妙的回避过去了。郭傲天对着窗户,望着天上的星星,心里在想着什么呢?是和梅雨萱美好的童年?是和白晓雪快乐的时光?还是和张兰兰尴尬的重缝?
      
      
    (九)爱情的升华
      
      
    这是一个阴沉沉的下午,机场送行的人很多,郭傲天目送着薛俊峰和梅雨萱坐上了开往澳大利亚的飞机。
      
      
    一样的机场,一样的天气。三年前,梅雨萱就是在这个机场送郭傲天走的“我等你回来,我爱你”这句话已经成为了历史。三年后的今天,不一样的心情,郭傲天又送走了自己今生最爱和她的丈夫。这算是人生的一种悲哀吗?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东北大学 Neu.com.cn ( 沪ICP备06058577号  

GMT+8, 2019-2-17 11:56 , Processed in 0.059095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